軟滑溫香

小時候,遇到不如意事,會走去梁小姐的家悶悶的坐著,等她回家。
她幾乎每天都回家吃下午茶。
不用很機靈,她也一定會察覺到我那天是悶悶的,因為我平常會吱吱喳喳的說個不停。
下午茶後,我會找機會在她耳邊悄悄的說:契娘,我需要擁抱一吓。
她會很溫柔的向著我微笑,然後示意我跟著她進去粉紅色的睡房。
她會坐在床邊,向我揮手示意我過去坐到她身旁。
像手機叉電一樣,我很自然的把手插進她的臂彎,抱著她的腰,把頭埋進她軟綿綿的胸裏,深深吸進她的香氣,聽她輕輕跟我說話,她也抱著我,拍拍我的背,過了一分鐘,我就會乖乖的說:夠了,謝謝。然後自動分體。

伍小姐說不知道譚炳文有否抱過梁小姐,但譚先生曾經說過狄娜小姐真是軟滑溫香啊。
我這幾天很想很想向她撒嬌,很很很懷念她的軟滑溫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