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爾本最寫意

曾經在墨爾本住過一段很長的日子。
九十年代,那邊的生活還是天下太平,整條街鄰居的小孩都可以從你家或我家自出自入,到了黃昏晚飯時段,各人的媽媽都只好在街中大叫,因為根本不知道孩子躲在誰家玩。
差不多每戶都有泳池,沒有泳池也不要緊,總有鄰居會讓你從花園的小木門進去他們的後園。
那邊食物都豐富,價錢亦便宜,很多水果甚至可以從街上的果樹採摘來吃。
媽媽每次煮魚的時候都叫我和弟弟到外面摘檸檬,“要大個的、多汁的!”
放學回家的路上會遇到肥美的合掌瓜攀在車站的鐵絲網上。
外國人不懂吃,我們卻拿來煲湯啊炒肉片啊,多開心。
在香港售賣貴價的無花果更長得一街都是。
表妹就曾經試過從街上的樹摘得好幾大袋的無花果。

那個年代還沒有大陸人移民,只有香港人。
街上甚少有人吐痰,我媽媽不知道我會在大學堂外的草地躺著看藍天白雲。
我有時連博物館外的石地也躺下去。澳洲夏天可以熱到你的鞋底溶化,躺在陰涼的石地上真是透心涼。
又不會有人來趕你或罵你,因為它是一個比較自由的社會。

我們比較幸運,沒有遇到種族歧視的問題,連上大學時也沒有。
他們的接受程度比英國人高很多。
越南餐館開到成行成市,探頭進去一看,滿滿坐著很多金髮碧眼,都懂得拿著筷子吃湯麵,亦懂得用越南話點菜。
那邊就是這樣,越南餐館餐牌可以只用越文,義大利餐館亦如是,除了中餐外,中國人比較不會幫自己“倒米”。
讀藝術的我,一天到晚衣服亂配搭,從來沒有被人說過,但如果是在香港?哼?蘋果日報都會影你當新聞笑你啦。

在倫敦住上了這麼些日子,我是要以最高姿態地生活,甚覺疲憊。
希望能搬到一個像當年墨爾本的寫意自在地方繼續生活。

秘密花園

位於倫敦北區的Hampstead,像個小鄉鎮般美麗。
它坐立於山中,區內主要大街Holly Hill, Heath Street 及 Hampstead High Street 被很多條迂迴曲折的小路包圍著,小路旁邊坐滿了矮小及有趣的房子。是一個值得探究的小區,真是百探不厭。
小時候和弟弟與家母住過這區,所以對這個地方非常有親切感,而且情有獨鍾,後來也有自己搬來這區住上了好些日子。
家母也特別喜歡逛這裡的小街山徑小巷,每每轉了個彎又是一個驚喜。
這裡的特色就是這些小巷,每條都不同,小巷裡的房子有些出乎意料之外的巨大,它們都是門口細小又或通道隱蔽,毫不起眼,有時根本不會擦覺它的存在。但當我們多番留意後,就會發覺原來嘩嘩!舊爛鐵閘後面隱藏著大宅啊!哇哇!門口小到像小矮人的家,可是後面原來是巨宅啊。
因為這裡山多,房子都依著山徑邊而建,漂亮得像宮奇峻動畫內的畫面。
住在這區的人都很愛把自己家的前園弄得像參加園藝比賽一樣,春天來臨的時候,大街小巷滿山傅天蓋地的種滿花卉,夾雜著動畫片才會出現的小鎮房子,美得像童話世界。

讓我在此跟你們讀者分享我最最最喜歡這區裡面的秘密花園吧,是不是很漂亮呢?我先不告訴你們正確位置,你們自己去探索吧。

探索路線建議:

blue bells, 藍玲?我超級愛的花朵。

只因它是開心的紅色!

另外如果走到肚子餓了,可以去MANI’s 吃個奄列/蛋餅。好吃到即使我已經搬到老遠了,還是會回去吃!

除了奄列/蛋餅,還有這裡獨一無二,倫敦別的地方沒有的超級美味!CREPE!!!法國薄餅 La Creperie de hampstead 這個真的不能不吃。有夾甜點也有鹹的,甜的我喜歡香橙酒夾黑朱古力,鹹的我選奶酪野菇夾火腿。
當你來到 Hampstead High Street 上的 William the IV pub 門外你就會見到長長的人龍,大人小朋友都乖乖安靜的排隊。你必須參加那條動得很慢的人龍,因為不吃你會後悔。

吃飽後,建議你們去 Heath Street 的 Artichoke 水果蔬菜專門店來一杯鮮榨果汁。也可以買大瓶的帶回家。

味美路點地圖:

需要不同

在車上,我問姨媽你住東半山住得舒服嗎?
“舒服,可是沒有車真的不行。嗯,你是想要回來住嗎?”
我在心裡盤算著,“是有這個打算,可是真的不知道想住那區。正在頭痛呢。”
精明的姨媽塔一聲,準備給我一點明燈:“你還是先找風水先生看看你該住哪區吧。”
我隨口就說:“我知道我該住西面,總之就是要西。”
媽媽在前面駕駛座位說:“哪就即是你該留在西方囉。”
唉,西方…多悶。我快悶死了。
姨媽問到:“你有看過哪區?”
我嘟著嘴說:“都是跑馬地囉。但看到的都沒有喜歡。”
“吓?租就租舒服點嘛,幹嘛要住那麽糟糕的地方?找個大堂富麗堂皇點,有會所有靚景的嘛!唉,跑馬地沒有合適你的了啦!”
我說:“怎麼沒有啊?媽媽那條街我很喜歡啊。”
“你倆母女有沒有搞錯?有山頂、淺水灣不住,住到山下去?” 姨母一直覺得媽媽從淺水灣搬到跑馬地是downgrade了。
媽媽在前面苦笑。
姨媽真是摸不著頭腦,“你倒說說看,到底有什麼要求?我真是不明白。”
“啊,我想住在一個小區,下樓步行就能到達咖啡室麵包店,街上能碰到朋友但不要太多鄰居、其實最好沒有,窗外一片綠悠悠,早上陽光普照,夏天整天聽小鳥吱吱叫,回家的路途上聞得見白蘭花或桂花香,路旁有樹影,不用有會所,不要鄰居,不要嘈吵,不要車聲,不要shuttle bus,更加不要富麗堂皇。”
說完我偷看姨媽一眼,她皺起眉頭嘟著嘴說:“你像你媽!”

遊牧民族

從前狄娜租住我們家裡的物業,聽家母說常常欠租,但年尾會一次過交一年半的租金。
以前我聽後都摸不著頭腦,為何要這樣。
但我們家裡不會為著這個原因而趕她走的,所以她也常常說,租住你們家的物業是最適合不過,而且她也十分喜歡跟我為鄰。
她,一住就住了很多年,般走了後,亦有試過回轉。從八十年代初期住四樓,然後般上十二樓,然後般了去山頂,最後被人入屋打劫,再搬回來住進八樓,直到大家都移民。因為實在是個方便舒服開心的安樂窩。我們多年的相處有著無限美好的回憶。

如今,我已經長大了,學著她做生意,也無可奈何地必須租住其他物業,皆因現時物價上漲得離奇,房地產價錢高不可攀,所有像樣的公寓都億億聲,叫我怎麼置業?
但我不想欠租,因為我的業主不是外公,欠租一定會趕走我。
我只好學她,一次過交兩年的租金,然後續約前再商議。
我也跟她一樣,去到那裡都帶著自己的家私,每個家的擺設都一樣,然後又跟我媽媽一樣是搬家高手。
什麼都會安排得很暢順,無論是般國家還是本地。
平均每兩年搬家一次,全屋傢俬都是自己的,這樣子才有歸屬感嘛。
我不知道是否命中注定了要常常搬家,但我這樣子搬搬搬,總覺得像個遊牧民族,但每次也是必須要搬才搬,一旦決定了,就會立刻籌備,而且跟狄娜一樣搬家不影響工作,適應新地方新環境特快。三日內一定能辦妥。

東西兩門

從前家有東面門從電梯口通往迎客小廳、西門通往屋後廚房走廊,兩門是相對的。
(媽媽說風水學上的對門是不好的,會吵架。可是我們這兩度門是前門和後門嘛…)
熱鬧時節在於暑假,我們自世界各地的寄宿學校歸來,都住爺爺外公家,嘆世界也。
各人到步時間日子不同,家裡司機幾天內走十幾次機場,廚子忙得要命般把家裡拿手好菜都一一煮出來。
寄宿生大部份時間都吃不好、睡不好。每個人一走進來就變回頑童,行李隨便往走廊亂丟 (保姆會打點)、鞋襪隨便亂脫(有人會打點)、有時東門前一隻,西門前又一隻,推開門大聲喊一句“爺爺/公公!我回來了!” 赤著腳野人般衝往廚房打開冰箱抓吃的往嘴巴亂塞,身後總有保姆叫喊著:“喂喂!穿拖鞋呀,洗手先啦…” 我們理所當然的手不洗、臉也不洗一把,拿著罐可樂往客廳『塌』一聲躺進白色沙化中,誰都一樣。媽媽們看見總會搖頭嘆息、可是外公最享受這種溫暖凌亂的熱鬧。
寄宿生在外頭都要照顧自己要獨立吃盡苦頭、可是回了家就立刻變回家寶小寶、頑童。家裡顧有幾名保姆負責照顧頑童起居飲食,因此我們都會自動變成什麼都不會做,什麼都靠保姆。要什麼都只會揚聲叫喊,外套、衣服、鞋襪隨手就亂丟。平時井井有條的家都被我們弄得亂七八糟,這樣還不特此,外公還要帶我們去玩具店買腳踏車,一買就十架,當然也是玩完就亂放,司機每天除了照顧車外,還要幫我們抹好腳踏車和鎖車….平時悶得打瞌睡的家丁都忙得透不過氣。有時聽見他們抱怨:“老爺享受兒孫滿堂嘛,沒辦法啊。”

那些暑假都有很多趣事,例如:

十個孫兒跟公公坐在一起吃午飯,姨姨一直瞪著二表妹看,自己的兒子狐疑地看著母親:“媽媽,你幹嘛瞪著表姐啊?”
姨姨問道:“二妹,你上衣從哪裡買的?好不面熟。”
二妹懶懶閒的說:“嗯,我隨手沾起就穿。姑姑,是你的嗎?”
姨姨被這個意想不到的隨意弄得哭笑不得:“唉唷,這是你表弟的校服嘛!”
外公聽著也被弄得呵呵大笑:“哈哈真好!我的乖孫都很大方啊!”
媽媽補充說:“爹地,這根本不是大方,是亂呀,你再從容他們整個家就快給他們弄得不像樣了啦!”

外公給我們買了直排輪及腳踏車,三個表弟最喜歡早上騎著腳踏車到處去,有一個早晨,兩個表弟推著腳踏車匆匆趕回,衝入廚房大叫大跳:“我們今次發達了!發大達了!”
外公和我跟媽媽及姨姨正在廚房吃早點,另外兩個表妹聞聲也跑出來看個究竟。
三個表弟興奮地指手畫腳的說:“原來超市有部機器,把汽水空罐投入便會吐出硬幣!我們一天到晚都在喝汽水,今次發大達了!”
精明的姨姨撥冷水說:“車!得那麼一個幾毫…發什麼達啊?你們不是已經有零用錢了嗎?”
三個表弟頓時呆立在哪裡。
我媽比較懂童真:“那不一樣嘛,這種零錢他們覺得是『賺錢』嘛,是不是?吓?”
我大聲和應道:“當然當然!來!大家一起去收集!然後我們騎車去換錢好不好?”
三個頑童聽後又恢復興致,開心興奮地去拿黑垃圾袋、去找汽水罐,真的大夥兒合力背著幾大袋空罐騎車去超市….
然後我們坐在海邊的草地上分零錢,微風輕輕吹過表姊妹的長髮,陽光照亮了表兄弟們燦爛的笑容。

是的,我們當年都不分你我,不會互相嫉妒或猜疑,所有衣服鞋襪可以大方地溝亂穿,衣服跟零用錢也可以一起洗。十分懷念當年那些無憂無慮相處融合的好日子,天天都天下太平,無分你我,一起頑皮一起挨罵,一杯汽水幾人一起喝,一條熱狗每人咬一口。表姐妹圍著一起研究化妝品、表兄弟們圍著研究拿家裡的汽水罐去超市換零錢,每年的夏天都盡興樂極。

誰說不能再玩?

EA 把玩魚買去後,慢慢把東西變成了要用錢買,然後又把遊戲關閉了。
但誰說我們不能繼續玩?照理說,遊戲裏面的物件都是我們用錢買的,怎能你說關閉就關閉?哼!

寵社繼續玩篇之我的小寵家:
war

tribalcouncilnight

tikiBBQnight

japanesespa

livingroomEntrancePoopy2016

溫泉泡湯篇:
spA

世界玻璃球之遊戲裡本來沒有的:(我加了寵社、香港、台灣及復活島!)
SGLB

寵社物件加工篇之發條鳥的家:(我喜歡把遊戲裏面的東西拿出來加工或改變,很好玩啊!)
ftniaohome

模仿大神法力頭頭是道篇:
fsf

嘉義的安南 – 喝一口短暫的越南

安南,即現在的越南。
還記得小時候聽過爺爺奶奶都是這樣叫越南的。
他們那個時代的地方名跟我們現在叫的都不同。
我特別鍾愛舊時的事物。
在台灣嘉義市找到一間綠色的房子,很有五十年代的味道。
但從窗外看進去,一點也不舊。
白地磚、白牆壁、白桌面配著minimalist的巨型吊燈,簡潔乾淨,超有時代感。
這裡,賣的原來是越南河粉。
它的店名,讓人覺得很安祥,至少讓我覺得很安逸,它叫安南
我很愛吃越南生牛河,在Melbourne和越南都吃過。
我習慣先喝一口湯,才斷定要否繼續需要專心去欣賞它。
你要知道,越南河粉的湯是最重要的。
這湯,如果煮得不好,越南河粉就不越南,就沒那種神髓,沒有那種味道。

好!先喝一口湯,唔……
人,是有點動搖了,但靈魂還在嘉義市。
身邊太多人,使我不能專心。(這店很滿,隔壁還有一個在哭鬧的小孩…)
再來一口,啊!有了,有了!就是這個味道了….
第三口湯,靈魂跟味蕾都被送到十萬八千里外的…..越南。
可是,這碗不是生牛河….這碗是綜合什麼,他們把menu都寫得很綜合,我不大看得懂,所以這碗粉是朋友幫我亂點的。
我很笨,只會看越文menu…pho..
河粉雖然不越南但配料很豐富,牛肉片很甜。
湯(第三口)的確有越南的味道。
我們還點了春捲,這裡買的是入口鬆化,外皮炸得酥脆而內餡甜美的北越春捲;與南越春捲不同,南越春捲是蒸熟的。
其實很少地方會做這種炸的北越春捲,因為功夫多,做法麻煩,而且米紙皮不好包,太乾包不實,太濕落炸鍋就會散。
北越春捲是會跟生菜一起上桌,越南人都會用生菜把春捲包起來再點溝好的魚露一起吃。就以它這道菜來說,做得真的很不錯,很用心,而且價錢平!

店主范文琛本來是幫家裡做越南外勞仲介的業務,因為多年來來往越南次數多,而且頻密,已經吃遍越南的南北菜色,對於那邊的食物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和要求。熱愛下廚的他,決定把越南最美味和道地的食物帶回台灣。越南餐用的香料繁多,全部都是他們從越南運回台灣,非常認真。

范文琛每早凌晨時份便爬起來熬牛骨湯頭,這一大鍋濃郁牛骨牛肉湯就是店內熱賣的生牛肉湯河粉的靈魂!到了旁晚鍋裡的牛骨已給熬得精華盡去,有時熟客會向店主要求吃這些牛骨,我試過一口咬下去,它便隨之在我口中粉身碎骨了。
范文琛自己落手落腳,絕不假手於人,品質有絕對的保證!

關於店主的背景:范文琛是英國倫敦老樹台灣味老闆娘的表弟,姐姐是范恬甄即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的妻子,有時你會在此店跟他們遇上。

我是香港人,對台灣的政治沒有太大的概念,我遇見過馬永成及其妻,也跟他們在台南吃過飯,在范恬甄娘家一起喝過酒,對於馬永成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如你想來一碗越南河粉,但身在台灣,也許你應該搭個高鐵到嘉義的安南回味一下你想要的越南味。

安南:嘉義市和平路與安樂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