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有家姐

小學一年級剛開學第一個禮拜,已經發現鄰座的小朋友顯得特別精靈,學校裡什麼都像先知,學校的規矩、傳統、通通像無師自通,很厲害。那天在操場還發現年紀跟我差不多大的後座同學M跟她的姐姐用一種我無法聽懂的語言來溝通。讓我非常驚訝。

我們的母校,是位於香港跑馬地的一所歷史悠久的教會學校。幾十年流傳下來的傳統、規矩、都是由學生延續下去,老師和校長只負責很少的部份。小一已經特別精靈或什麼都快人幾步的同學,原來早在上幼稚園高班時就已經由自家裡的大姐姐口中學會了。

家母只生了我和弟弟。我沒有親家姐,但是我有兩個非常親厚的堂家姐,伯父的女兒,而且祖母安排我們盡量一起長大,每星期最少見面一次。她們都讀同一所學校。只是平時沒有擦覺要預先給妹妹準備什麼。

後來發現姨姨姑姑姑媽全部都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就連班主任都可以是姑媽的舊同學!我所需要的“特別技能”和“奇怪傳統規矩”來自我的7姨、姑姐及家姐。二家姐和我年紀比較接近。

我從小就和她玩。買什麼流行用品、老師的壞話、學校特發事件、學校流行流轉的秘密語言、全部來自二家姐。可是,長大後,二家姐嫁了去星加玻。而且她生了三個兒子後有點失憶,忘記了曾經我們是好朋友。讓我傷心得很。

不過,我們利用WHATSAPP天天通訊,現在她的記憶回來了!

通勝教中文

小時候就讀美式國際學校,當年送孩子入國際學校並不如現時普遍,其他小朋友都讀本地名校。
只有我,小學上了一半就從本地教會名校轉讀國際學校。

當時就讀的本地教會學校功課也不算那麼辛苦,也都已用英語教學了,中文只有在上中國語文堂才會用上。
根本就不難。但當時的本地教師,打、罵、罰、侮辱小孩是常規的嘛。
鐵間尺打手板、捏耳朵、教科書拍背打頭,天天被罵被侮辱被罰,動不動罰站罰抄、罰留堂。
記得轉學前,我又莫名其妙的被老師罰站,一站就是整個上學期。而且還是上堂時間罰站在課室外,連站著聽書的機會也被抹殺了。
年紀小,不懂這是被剝奪了學習的機會,更不懂可以向大人投訴,或有權利去為自己平反。
幸好後來被經過的校長看見了,她問我到底為何被罰站,我老實說已經被班主任罰得莫名其妙了,整個學期的小息,都是站著看同學玩,同學也不喜歡我了,因為班主任金老師天天辱罵我!數學堂根本沒有上過,都到這裡罰站。地理堂亦是如此。
我當她是救星般:“校長你好心啦,你比她高級吧?或許可以幫我問問金老師到底要罰站到何年何日?”
雖然沒有答覆,但沒多久,我就轉學了。
還記得到了美國學校只有短短5天,哇!多開心啊。以前的苦難一掃而空。天天快活地玩,又沒家課,回家就是看電視看書。快活得很!那所學校用活動式教學,課文是首說山說水的詩詞,老師便帶全班去校舍後面的山溪聽水聲看山石。
作文堂英文文法書寫錯漏百出,老師都照給分數,總之你作文夠創意就算數。
數學算錯老師會鼓勵你用其它方法嘗試再努力。
沒有責罵不會罰打,只有啟發鼓勵獎賞。
後來才知道侮辱小孩是很不好更是不合法的舉動。

當年的國際學校是沒有中文堂。家父家母非常擔心我會把中文忘記得一乾二淨。要知道以前那所教會學校也是比較注重英文的嘛、我的中文程度本來就比弟弟差很多,所以家父每個星期天都會親自教我中文。家父沒耐性,會打會罵的,幸好我一向對中文都很感興趣,而且也會自己看書。

他很新奇地就地取材,用通勝作為教科書。所以我小小年紀已經精通通勝裡面的諸葛神算、周公解夢、而且能替別人測字問卜。你要知道啊,學測字其實很難的,因為你必須知道每個字的筆劃,筆劃數錯,你就算錯了。而且求得的籤,也必須懂得解籤。每籤都盡是文言文、籤文又常用歷史故事,能測字問卜能解籤也非易事!爸爸真厲害,僅以一書就能激起我對中國歷史及中國文學的興趣!連周公解夢也要知道夢裡的重點,訓練了我看文章後高速拿重點,訓練出轉數飛快無比的腦筋。通勝雖然包羅萬有,但裡面的資料亦非正常小孩能理解,想想當年爸爸媽媽真厲害!

培養小孩的閱讀興趣

家父家母也沒有特別強逼我們倆看書,總之家裡就是有一個藏書角。書架都是吊櫃、圍著整個書房的天花而建。書架和天花板之間的空隙也都放滿了爸爸的書籍。媽媽從前看皇冠出版的三毛流浪記、亦舒的流行言情小說。這些媽媽都要另外放到睡房裏。
我什麼都看,抓起手就看。弟弟只喜歡挑武林秘笈什麼的來看,看完去廁所閉關。
不知道弟弟是否像我,連英文兒童文學也『通吃』。當時我的腦袋永遠像極度飢渴、饑餓,必須以英文文字來解渴,中文文章來充饑。
每本書中的文字都會細細咀嚼。
中文較為美味,字裡行間中帶有精彩絕倫的畫面,字型配搭亦非常好看。
英文像流水般傾倒而入,消暑解渴。

表堂姐妹哥弟們都沒有我倆那麼好學,看書也沒有我倆多。想必是他們家裡藏書跟本不夠多,題材也不夠廣泛,沒有激起她們的閱讀興趣。
十歲已經看完金庸先生的鹿鼎記及射雕、十歲開始看金瓶梅,可是有些知識是必需研究到十八歲才會明白…

從嬰兒時期已經對著外公飯廳後放著的那六塊會轉的屏風,聽媽媽說那是大觀園,紅樓夢裡面的大觀園呢,又跑回家去拿紅樓夢看過夠。

小學時期午飯後眼前電視播著粵語長片,身後牆上懸掛著媽媽收藏的對聯…文言文..『石逕入單咩』後面那個字到現在還不知是什麼…家裡周圍掛滿國畫古字,左看右望都是中國文學,即使你幾無興趣也都會被渲染。

所以我本人應為,只要把中國文學、流行小說、文字書法、放得一屋滿滿的,把小朋友關在家裡,他們悶極,就會抓來看,看多了,就會博學。當然你也必須有看過,免得小朋友向你提問時張口無言口啞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