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開口夢都想著的倫敦最正港珍珠奶茶

這絕對不是廣告,因為今天發開口夢罵做珍珠奶茶的人:“珍珠不Q,沒咬口算什麼珍珠啊?茶沒有奶味只得個甜!你到底在賣什麼奶茶啊?只攪勻沒有用手搖,是誰教你的?珍珠奶茶根本不是這麼簡單呀喂!”

本人作為“喝”珍珠奶茶專家多年,仍然不會自己做一杯能喝的出來,真是太慚愧了。
我只能坦白的跟你說除了煮珍珠之外,其他所有的都會。
無論是選茶方面,還是奶的分量,手搖必須的手勢我都很精,因為我曾經拜師學藝,只可惜師傅沒有教怎樣煮珍珠。

從前住在香港,離開台灣只不過是兩個鐘頭的飛機,會為了一杯珍珠奶茶,飛去台灣喝。
後來搬了來倫敦,也試過每星期三次、花£28由倫敦中心坐的士到北區品嘗我應為最正港的珍珠奶茶。
一杯奶茶,基本要花£56!

說真的,要做一杯正港的珍珠奶茶的確很花功夫,珍珠要煮得Q,看似容易卻是難,正所謂易學難精!
其實煮的時間要掌握得合當,煮太久會太軟,就不Q了,時間太短,珍珠的中心會硬,就是沒有熟透。除了時間外,水的分量也要剛剛好。當然煮珍珠不只是用水那麼簡單啦,還要用糖水,那麼到底要用那一種糖我就暫且不說了。東西都預備好了後,你不要以為把奶、茶、及珍珠倒進杯內攪勻就是了,真功夫根本還沒有開始。

根據taiwanfestival.co.uk推薦的倫敦三十間最好的珍珠奶茶店來說,其實沒有一間能說得上“好”。
我不知道他們以什麼來作標準,也許根本是店主付了廣告費,買廣告而已。

但我一向的標準就是很簡單:

珍珠要外軟內Q有咬口、要有正港珍珠獨有的微味麥味,奶茶必須香滑濃。最後出來的成果必須面層有泡沫。

最出名的 Bubbleology 是印度人開的,但根本不能當是真正的珍珠奶茶來相提並論,因為他們買點只不過是一個idea,一個gimmic,完全絕對不能跟其他相比,所以我就不談論了。

至於其他的,我每間都點同一款的“原味”珍珠奶茶來做比較。
位於倫敦北 Camden Lock 的 Chaboba – 點了傳統台灣奶茶,根本就是顏色水,不是茶。完全沒有茶味,而且很甜。珍珠入口變成一攤嘔心的GEL….千萬不要點。喝了三口就丟掉了,浪費錢和腳骨力!

在Soho區的Biju – 買點是採用有機牛奶和適合洋人口味的水果珍珠,我選了Hong Kong Milk Tea.
珍珠完全不Q也沒有珍珠獨有的那個味道,奶茶簡直不能見人,完全沒有港式奶茶的香濃。以後不用再來。

Chinatown 樓上鋪 CandyCafe 雖然很有特色,但除了椰香奶茶比較能入口外、他的“原味”實在強差人意。像在喝顏色水。手搖。但搖的姿勢錯誤沒有泡沫。

試了十幾間後,根本不想再試,亦不想一一在這裏介紹,因為全部都在基本標準以下,有些還自作聰明添加了茶精!他們煮不出正港珍珠的就買水果珍珠,因為這種珍珠不用煮,而且味道較適合洋人。有些根本就只是在買茶,什麼阿薩茶、綠茶、有機伯爵茶、英式紅茶等等。

較為能喝的只有 Chatime – 可是他們的茶有時夠濃但不香,珍珠有時很Q,多數很硬,水準不平穩,時好時壞。機搖。他們聲稱自己支持澳洲奶農,特別採用澳洲Pura寶萊品牌奶,其實很多人都知道PURA不健康,多次被香港食物安全中心抽驗出澳洲Pura寶萊品牌的新鮮牛奶,總含菌量超出法例標準,顯示產品的缳生情況欠理想,雖然不會導致食物中毒,但香港亦即時禁止該品牌由同一廠房生產的3款奶類產品,包括澳洲新鮮牛奶、脫脂牛奶和高鈣低脂牛奶等進口,及在香港出售。
PURA是平價奶,澳洲本土人根本不會買的奶,英國沒有牛奶嗎?怎麼Chatime不就地取材?他們一定是算好了成本才決定採用。平野冇好呀!所以為了自己的健康,我還是不要買Chatime的珍珠奶茶。

雖然老闆不喜歡見到我,而我也怕碰見他們,但真的沒有辦法,已經夢見珍珠奶茶了,只能去老樹台灣味買。雖然有時他們的珍珠會煮不透,但最起碼他們的茶絕對香滑濃、珍珠多數有咬口又Q,而且是手搖的,水準算穩定。

其實我最渴望喝的是:香麥珍珠奶茶!

越洋的椰汁年糕

表弟表妹遲出世,沒有品嘗過真正美味的椰汁年糕、更加沒有我們那份對『甄沾記』的思念。
但他們也愛吃椰汁年糕,每年過農曆年都會買一些來吃,甜的年糕分別為咖啡色的,和白色的;當然還有薑汁年糕。
他們兩個都特別喜愛白色的。
這裡的年糕,無論放在什麼溫度的室內或是從冰箱拿出來等待變成室溫,切的時候永遠像在切一舊塑膠。就算放在微波爐裡解凍也沒辦法改變它的質感。
我往往把在這裡從唐人街買回來的白色年糕弄來弄去,又煎又蒸、又用水泡、但怎樣弄也沒有那種說不出的味道。
原來我一直尋找的那種味道根本不是普通白色年糕能煎或蒸出來。
他們當然不知就裏,當這個表姐我是痴線的。

今年,三月份我幸運地在銅鑼灣誠品書店購得三包『甄沾記』椰汁年糕。
便帶回來,只送他們一包。
他們第一口的『甄沾記』印象是驚訝的,哇!原來這才是椰汁年糕。
他們說:“我們以後都不要吃其他的椰汁年糕了,爸爸你以後都不要再買了啦!我們要吃這種!”
姑姑說:“斃家火!死肋!『甄沾記』好像沒有完全“回來”,他們好像沒有門市了!你表姐說要過農曆年前才會有!叫我去哪裏買給你們吃?我們又不常常回去!”
他們肯定的說:“哼!我們自己一定會儲錢買機票回香港買很多回來吃!這麼好吃的東西怎麼可以不吃?絕對值得!”

你們看!『甄沾記』多厲害!丟低了這些年,還可以做回跟以前一樣的品質和味道!

後記(我跟姑姑說,『甄沾記』有Facebook page! 你去 Like就會Follow 到,先去問問何時有售,在哪裏賣,才去訂機票嘛!)

嘉義的安南 – 喝一口短暫的越南

安南,即現在的越南。
還記得小時候聽過爺爺奶奶都是這樣叫越南的。
他們那個時代的地方名跟我們現在叫的都不同。
我特別鍾愛舊時的事物。
在台灣嘉義市找到一間綠色的房子,很有五十年代的味道。
但從窗外看進去,一點也不舊。
白地磚、白牆壁、白桌面配著minimalist的巨型吊燈,簡潔乾淨,超有時代感。
這裡,賣的原來是越南河粉。
它的店名,讓人覺得很安祥,至少讓我覺得很安逸,它叫安南
我很愛吃越南生牛河,在Melbourne和越南都吃過。
我習慣先喝一口湯,才斷定要否繼續需要專心去欣賞它。
你要知道,越南河粉的湯是最重要的。
這湯,如果煮得不好,越南河粉就不越南,就沒那種神髓,沒有那種味道。

好!先喝一口湯,唔……
人,是有點動搖了,但靈魂還在嘉義市。
身邊太多人,使我不能專心。(這店很滿,隔壁還有一個在哭鬧的小孩…)
再來一口,啊!有了,有了!就是這個味道了….
第三口湯,靈魂跟味蕾都被送到十萬八千里外的…..越南。
可是,這碗不是生牛河….這碗是綜合什麼,他們把menu都寫得很綜合,我不大看得懂,所以這碗粉是朋友幫我亂點的。
我很笨,只會看越文menu…pho..
河粉雖然不越南但配料很豐富,牛肉片很甜。
湯(第三口)的確有越南的味道。
我們還點了春捲,這裡買的是入口鬆化,外皮炸得酥脆而內餡甜美的北越春捲;與南越春捲不同,南越春捲是蒸熟的。
其實很少地方會做這種炸的北越春捲,因為功夫多,做法麻煩,而且米紙皮不好包,太乾包不實,太濕落炸鍋就會散。
北越春捲是會跟生菜一起上桌,越南人都會用生菜把春捲包起來再點溝好的魚露一起吃。就以它這道菜來說,做得真的很不錯,很用心,而且價錢平!

店主范文琛本來是幫家裡做越南外勞仲介的業務,因為多年來來往越南次數多,而且頻密,已經吃遍越南的南北菜色,對於那邊的食物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和要求。熱愛下廚的他,決定把越南最美味和道地的食物帶回台灣。越南餐用的香料繁多,全部都是他們從越南運回台灣,非常認真。

范文琛每早凌晨時份便爬起來熬牛骨湯頭,這一大鍋濃郁牛骨牛肉湯就是店內熱賣的生牛肉湯河粉的靈魂!到了旁晚鍋裡的牛骨已給熬得精華盡去,有時熟客會向店主要求吃這些牛骨,我試過一口咬下去,它便隨之在我口中粉身碎骨了。
范文琛自己落手落腳,絕不假手於人,品質有絕對的保證!

關於店主的背景:范文琛是英國倫敦老樹台灣味老闆娘的表弟,姐姐是范恬甄即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馬永成的妻子,有時你會在此店跟他們遇上。

我是香港人,對台灣的政治沒有太大的概念,我遇見過馬永成及其妻,也跟他們在台南吃過飯,在范恬甄娘家一起喝過酒,對於馬永成的第一印象非常好。

如你想來一碗越南河粉,但身在台灣,也許你應該搭個高鐵到嘉義的安南回味一下你想要的越南味。

安南:嘉義市和平路與安樂街口

訪英正港台客對老樹的驚訝。

我有兩位骨灰級人馬的寵社好友帶了女朋友來英探我,住我家。
他們是還沒被英國寵壞的道地台客。
我對台灣食品的認識全都是靠老樹那店學回來的,原來都是南部的口味。

今天他們大清早起來就跑去迷路,然後摸瞎去逛大英博物館,一逛就逛了老半天,回來時已是下午。
累得他們三個立刻躺沙化休息,充電…我在後面的電腦工作,無意中聽到其中一人說要吃鹽酥雞,便想起老樹。
他們都沒吃午飯,超餓,而我又很搞笑的一直把我喜愛的台灣小吃一道道念出來,累得他們直叫好餓啊,在那裡?要去吃啊!
倫敦沒有啦!我說,有啦!
三對累壞了的眼睛睁得老大的問我..真的?
是真的,而且全都是從一個廚房出來。
他們很驚訝,怎可能?!一間店怎麼能夠從台灣各地拿了最精要的道地正港味帶來倫敦呢?而且還要是從一個廚房出來?好難的啊!太厲害了吧?
還有自家炮製的台式香腸?台南擔仔麵?聽錯了嗎?
還跟我說每樣都是要另外煮的,而不是像港餐或其他中餐那樣煮個湯頭,煮個醬,加些什麼便能弄出來的,他們到底是怎麼煮?
這就是老樹的厲害!
我聽了後,隨即心裡一絲悶痛微微略過,老闆娘還要在店內幫手,真費功夫,有時還要受客人的氣。
三個餓鬼又跳又叫的說現在要去吃!
他們的興奮跟我心裡的酸痛成為了強烈的對比。
我經過長廊像極速走過時光隧道,走到大門後找了個無人的角落坐下,心内的五味架打翻了…..酸溜溜的,差點為了個台南伴麵掉下淚來。

焦糖冰淇淋

這幾天我們給弄得心情壞透了,胖兔更越來越不安,她很愛吃焦糖味的甜品,我想,她大概只有在吃冰淇淋時才會鬆口氣,好!今天就讓我來做個焦糖冰淇淋給她吧。

下午做的時候忘了放鹽,效果不如理想,而且當兔兔看到照片時還疑惑的問是否 Light chocolate…唔,顏色輸了!不行,我要完美的!晚上從做。

忙著做冰淇淋(雪糕)

還沒搬來時,早已買了一部全自動内置 Freezing compressor 的冰淇淋機。但久久沒拿出來研究怎麼用。
這幾天剛好有空,半夜便拿出來用用看。
平常人第一次做或許都會製作簡單的香草味,但我買它是想做出市面上找不到的口味。
我很很很愛吃薄荷味,但不喜歡裡面的巧克力碎。
我根本不喜歡吃巧克力。
好,就先做薄荷味的啦,再來就是全人類都愛的巧克力味。
薄荷味是我和六姨老友記的最愛,外公和媽咪愛巧克力味。
這兩種口味一定要做熟!!!

原來不難,是說很易,真的很易。
只需
1,把3隻蛋黃跟2tablespoon糖打至輕型和混合。放著備用。
2,把薄荷葉加2tablespoon糖和2tablespoon的水煮成薄荷糖漿,
加進150ml鮮奶和200mldouble cream 鮮奶油,混和。
3,把薄荷奶漿慢慢倒進蛋漿内,邊倒邊用搞伴機打勻。
然後倒進雪糕機内等20分鐘就好了。

這是產品:

摩摩查查

山泥傾瀉後,從災區挖出來,經水浸濕後的土體,連同支解了發脹的死屍和雜物。是十級噁心程度!不管禮貌不禮貌,我絕不會放入嘴裡。
我連紅豆沙都只是小時候硬著頭皮,迫於無奈才練吃的,跟本沒“享受”兩字。
紅豆沙裡面沒有那麼多雜物,現還能接受。
但複習的摩摩查查,我真的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