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務律師說人閒話搬弄是非

我爸是大律師,後面跟著個沒用姓李的事務律師。
年紀大概比我大一點點而已,硬要我叫他uncle…我死也不肯。
因為我看不起這人。

很多年前,我被一群男人在私人網站上欺負及侮辱,本來我是採取不理不聞不問的態度,後來因為他們把行動從網上搬進了現實生活裡,在街上都被不相識的人辱罵於是便去找我爸替我打官司。爸說不收我錢。可是官司贏了後,官判對方賠償$35萬,理應扣除姓李的事務律師費用其他必須給我,可是姓李的事務律師弄了一張沒有排列的“單據”剛剛就是整個賠償的$35萬。對我來說,這是被吞食了賠償,及更深的傷害。

也算了,因為已經過了7年,沒法追討。我亦相信可能那姓李的事務律師實在沒有實力,工作能力太低。“英文差到比中文學校小六程度還要差”。整個官司要整理的文件都要用上英文,我是看過了姓李的事務律師“幫忙整理”英文書寫後,發現錯漏百出,文法完全不通,根本就是用廣東話直接翻譯而成。我和其他人一直看一直罵“有沒有搞錯”?這根本不是英文啊。可是這位自大狂的姓李的事務律師,死也不肯改錯,我們幫他改了,甚至在文件上用螢光筆劃線,讓他看清楚那裡出錯了,可是到跟大律師開會時,他又是用回自己那套錯誤的英文。我當然不肯讓文件這樣錯著上庭。於是便跟爸爸提問。我爸爸最後只好跟姓李的事務律師說:“我女兒從小就讀英文學校,英文應該會比較好,她劃了線的部份文法的確是錯了,請你改一改。”

既然已經合作過,每當我們公司當需要事務律師時,都會給他做。因為看他實在可憐。
嫲嫲也是可憐他,常常讓他做家裡的文件,他更以為自己很有實力,被我們家裡重用。
倫敦買賣樓宇的委託書、嫲嫲買賣樓宇的文件、及家中所有法律上必須的文件都讓他處理。
可是像連續劇的惡夢來了!就是因為什麼都讓他做,他便對我公司老闆及我的公事及私事都有一定的概念,連家裡所有大小事宜都以為自己瞭如指掌。嫲嫲還喜歡時不時邀請他一起吃禮拜天的家庭午飯。
他居然拿我們家裡的人來說閒話,竟然跟我姑姑們說我壞話,還把我老闆的私事搬到我身上然後加鹽加醋向我的姑姑及其他親朋戚友搬弄一番,真是蠢到嘔。

到了最後一次,我終於覺得實在忍無可忍了。
當時外公剛剛仙遊,7天都未夠,他居然跟我姑媽姑姐說三道四,還連我外公那邊也要問一番。
一點也沒有尊重別人的理念,只想飯後過口癮。說我是非說得多高興,我當然相信我兩位姑姑。
於是便出了一封電郵,中英對照,列明身為事務律師,必須守法,絕對不可能說客人的是非,更不可以搬弄是非、作故仔、套別人說話來娛樂自己及朋友。言行上絕對不可以影響到客人的聲譽,根本就是誹謗。
信裡我要求他立刻停止,如日後再有這種事情發生,就會採取法律行動。

誰知,他完全不服氣,第二天弄了一張紙,要求我兩位姑姑簽名替他講大話,並且以嫲嫲健康為要脅,真是既大膽又過份!後來據兩位姑姑說我爸跟他說:“你以後說話小心點,我這個女兒沒把握不會提告,她很像我,不打沒把握的仗,看她給你的警告信,寫得有文有路,像我們律師信差不多,就知道她對香港法律及私隱權政策有一定的認知。”

後來,他見到我姑姑,居然求她替他在我面前求情:“你替我求求她不要告我啦,她爸爸,你哥哥說她很厲害的,一定是收集了很多對我不利的證據。我死定了,你幫我求情吧。”
我姑姐是這樣回答他:“她給你的是警告信,如果你再犯,又讓她知道她才會行動,又不是現在就要告發你,你怕什麼?”

現在?現在嫲嫲已經不敢叫他來吃飯了。也不再給他工作,嫲嫲是這樣說:“唉,呢個阿李,正一是非精,多嘴!工作能力又差,還要付錢,他又收貴我,通通給了另外一個做了。費事俾更多機會佢講三講四!”

自己在什麼崗位,就得守什麼的規矩。身為法律人員說話時必須特別小心嘛!

廣告

同人命不同

外公外婆嫲嫲爺爺以及家母的家,所有規矩都大同小異。
司機傭人出入必須使用後門,廚子不踏出廚房,即使我們是小孩也必須對我們禮貌地稱呼為小姐少爺大官少奶表小姐。
我很喜歡守這些舊式規矩,亦會訓練菲律賓傭人去守這些規矩。因為就是有這些規矩,他們才會時時刻刻記著自己站在什麼位置,才會和我們保持距離,不會過份。

媽媽說最討厭別人稱呼家裡的菲律賓傭人為姐姐,她很生氣的說:“姐姐是親人,菲律賓傭人就是傭人!姐什麼姐?”

可是現今房地產貴,寸金尺土,不是所有人的家都有地方讓傭人坐下來休息。
我在一個朋友家看著一個不用守規矩的菲律賓傭人被稱呼為姐姐,與她小孩睡同一個房間,用同一個廁所,甚至會走到客廳坐在沙化上來,嚇得我即時彈起,整個人生硬起來像結了冰。

這位朋友就是為著傭人的規矩和我如何教導傭人而跟我吵架。她非常不滿,而且用厭惡的眼神來跟我理論。雖然她嘴巴沒有惡言,但態度惡劣,而且讓我感到錯誇的是,你自家沒規矩,幹嘛來干涉我?我怎麼教又與你何干?再者,我現在是在倫敦聘請傭人,這裡的制度跟香港的很大差別。我們這裡菲律賓傭人是每天工作八小時,下班回家,禮拜六日休息。薪金一萬八千到二萬不等,這是他們能拿回家的月薪,雇主必須幫她們先付稅金和強積金。香港的菲律賓傭人是住僱主的家、吃僱主的飯、每日超時工作,一個禮拜只能休息一天,薪金只得幾千。自己罵完我還要說不想坐著讓我罵!真是無理取鬧!
想想,其實是同人命不同。

非君子 (二)

友人跟我推薦了以為廚藝精湛的中餐廚師,她叫苗苗阿姨。每星期在有錢人家裡的廚房跑來跑去。
粵菜滬菜京菜川菜都非常精彩,煎炒煮炸燜燉無一不厲害,菜色上桌時也排得漂亮。
宴客會是很得體!我在朋友家中見色過,吃得非常高興。
但,當她來我家面試時,我問她要NI Number, 她竟然說沒有,沒有拿過,但可以去排隊拿。
拿來應徵用的護照也明顯看得出不是她本人。

我說,一星期來2天,每月發薪水,你可以嗎?薪水給你超高。她很滿意,一口答應了。
我叫她填寫一份入職證明,裏面包括住址、NI號碼、護照彩色影印副本、銀行號碼及聯絡電話號碼。
她也填了。

然後,她很奇怪的跟我坦白:“護照不是我的,我是從大陸偷渡來工作,已經住了倫敦三年,地址卻是真的,我鄉下有人等著我寄錢回去。謝謝你給我機會。下星期我上午先去你朋友家,做完她那邊再來你家,到時見。”
我問好奇的她:“護照是買回來的嗎?很貴吧?”
她看著我:“現在要買是很難了,抓得緊呢,我們幾個姐妹共用同一本護照,是房東租給我們用的,不算很貴。”
哼!這年頭,原來護照還可以用租的!

第二個禮拜三,她當然沒有出現,移民局的效率也很快!
我的朋友也打來問我,她有否出現?
我說:“她應該已經被抓到了。”
“你怎麼知道?”
“我舉報了她。你也有問題啊!你明知道她是偷渡非法工作!你為何還用她?你們到底知不知道錯?你們在犯法!”

其實這幾年來,經過我手舉報的人很多。
舉報了,沒有獎金,政府也不會多謝你,但最低限度算是為這個社會做了一點事,為我們這些立税人討一個公道!
羅馬尼亞人騙失業金、房屋津貼、工傷津貼,舉報了。
菲律賓幫傭,偷走的,逃跑的、沒有工作證的、騙福利金的,也都舉報了。
尼日利亞和台灣政客太太的勒索也報了警。
大陸偷渡就必須叫移民局去抓啦!
過期居留的台灣旅遊人士我也報!打工度假簽證的台灣人超時工作也都舉報了!
誰叫你們要犯法?誰叫你來應徵?

非君子(一)

是說:知情不報非君子。
但我會擔心,是很擔心會害到別人。
可是那人又確是犯了法。
所以到了一個沒有辦法不舉報的地步,我便會舉報。

話說,來應徵家務助理的人很多。旅居倫敦的菲律賓幫傭占了比例百分之70%。然後就是義大利人。對啊,很出奇了吧?居然是義大利人!近來希臘人也相對多了。論能力:羅馬尼亞人及波瀾人大多數只能當清潔女工,其他家務不太適合,因為粗魯或會偷東西。尼日利亞人比較聰明,會得耍手段勒索金錢。菲律賓人如果誠實的就是很厲害,義大利人及希臘人還沒有對倫敦認識夠,所以他們的“買菜”能力低,而且比較懶惰。印尼及泰國人最好,最厲害!按摩、買菜、煮飯絕對沒有問題。

但他們都有機會騙政府福利。
本來請了一個很好的菲律賓幫傭,但她只做了半個月就跑了。
原因是我不肯幫她騙政府,本來我給她的薪金是每月£1680 NET,可是她誓要我調低到 £1082,並說£1082已經是她能接受的最高,我一算之下,發現這個價錢水平是會低於政府建議的最低工資,絕對不可能啊。
她說:“你每星期再給我補現金£150就可以了,我必須每星期拿點薪水回家。”
我說:“你老老實實跟我說,到底為何要這樣?”
她說:“因為如果你給我£1788,我就會超過能拿政府福利基金了。”
什麼政府福利?福利金會比薪水多嗎?(我真的不知道,我沒有拿過)
她老老實實的坐下來慢慢解給我聽:“如果你給我£1082的薪水,然後每星期再給我現金£150,再加政府£1800的福利金和我丈夫每月£980的薪水,就等如£4468,兩個人其實每月有£2234!相對比較你要給我的£1680還多了£500!”
等等,政府為何要給你那麼多?
她很耐心的再解說:“其實£1000是房屋福利金、還有兒童福利金£800多,有時我丈夫還會拿到失業保險金!”
我聽後很是生氣,“你的信仰不是天主教嗎?天主知道你騙錢會非常失望啊!”
可能從來沒有人這樣跟她理論過,她一臉的驚訝:“但,我教堂裏所有人都是這樣教我們的啊!”
所以你是說除了你們一家,還有更多人在騙政府福利金?
她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回答我:“當然!”
好了我把我的氣暫時吞了下去,“我們這裡絕對不做犯法的事,更加不會幫助別人去騙政府,你們不是在騙政府,你們是在偷全國立稅人的錢!你還好意思這麼理直氣壯!”
她說:“那麼我不做了!”
我氣得要爆發,“什麼?你有手有腳有能力有工作,你居然為了£500多去騙去偷?!絕對不能容!最多你做得好我加你薪水!你現在不做,我就去舉報你!”
她驚慌失措的問:“不然,你現在就給我提升薪金到£3488 Net 吧!”
我以為我聽錯了:“你發神經嗎?你何得何能,我要給你這麼高的薪水啊?”
她面發白、無言的看著我,我斬釘截鐵地說:“每月£1580 net, 90天後如果表現良好加至£1688 net,兩年合約!你最低限度也要做90天,不許逃跑!你逃跑我就去舉報你。”
那天是星期五,臨走前她說:“我絕對不會逃跑的,星期一見。”

星期一早上,管家飛跑進來說,菲律賓把鑰匙交給她後,就說會自己跟我聯絡,然後跑了。

真是有夠膽量!

我當然即時打給她,不但沒有接,連在限時三點前也沒有回覆,四點半我在政府的網站填寫了漫長的資料舉報了她。

擔擔麵的公道

來自四川的擔擔麵,倫敦差不多每家店都有。我跑了很多家店,試得舌頭都麻木了,仍不能找到一家可以過得去的。
每家店都弄自己的口味,可能連他們的廚師對擔擔麵原本應有的味道都毫無頭緒。在唐人街能吃到的都是店主或他們的廚師認為OK,能賣的味道吧?可是,每個客人對擔擔麵的認識都是這麼模糊…….

那麼多個國家,多少家中菜、川菜、台菜、我都試過了,只有在四川道地到不得了的街邊檔、香港的詠藜園、墨爾本的萬壽宮和北京馬會做得最可口,最對味。好,就用這四家店的擔擔麵作一個基礎的標準,我個人應為擔擔麵應該是乾的比較好吃,麵質需要Q,然後就是麻醬要香、再加上一把烘得香脆的花生碎。
今天我在老樹試了他們試做的擔擔麵。第一眼,已肯定它跟平時唐人街能找到的不一樣,不論顏色、配料都很不同了。覺得安慰,因為現在要吃擔擔麵,就可以在Piccadilly找到,亦因為台灣味的老闆娘手藝了得,現在還它一個公道。

Be generous but never to be used

From another 前輩 E. Li Miles ’65 “We MSS do know what we want, we are generous, the sisters taught us so, but never to be used."

Kicking a rude house guests out of your house before their leaving date (actually the next day after they arrived) isn’t easy at all, especially you have been taught by convent sisters, to be generous and kind to all. Even your enemies.

We are supposed to be polite, generous, fair & kind at all times, and should have compassion for the unfortunate ones. However, sometimes there are people who will abuse your generosity and kindness. They think they see through you. Well, perhaps they did. They can see that you are generous and is always kind, and will probably do nothing and keep calm even when they are clearly taking advantage of you.

Those that abuses us, are not always taught a lesson, because we Maryknollers have a very high level of EQ and tolerance; but when we decided enough is enough, even the abuser may not have realised the finale is near; this is the moment that we choose to execute.

Once decided, we take action in the speed of lightening, and there will be very little chance for the opponent to twist or turn the situation around. We are as clear cut as a shining blade! We would have already spent a significant but short time to analyse the whole situation and would have considered any consequences that may occur in the future before we take action.

When we strike, we strike fast and with much precision. Which leaves no time for anyone to process anything. By the time our opponent realised that we have turned the table around, and have cornered them to a spot so tight that is absolutely impossible for them to take the situation in their own hands, but only to follow the fate of unfortunate events that will follow.

All True Maryknollers are able to and will do all of the above, when pushed over their limits. Actually before we strike, the opponent has already lost the battle.

So before you take advantage of anyone and or abuse someone’s kindness & generosity make sure they are not a true Maryknoller, because we are not to be used.

夭心夭肺的麻辣表妹

臭脾氣的麻辣表妹十月來英,是她自己說當習近平的翻譯。據她說是要陪伴看球賽。
但這個麻辣表妹說的話常常誇張自誇強勁,不知道是否屬實。
可是她又是真的升了官,在英國駐港的British Council 裏做阿頭,管金融及投資。
說什麼管核的數目大得我連多少個零都念不出那麼大的資金。
先不要理會她工作上有多誇張多厲害!

話說,我把一個從小看著我長大的 Auntie 的小女兒帶了回家住,希望能讓她可以儲點錢才自己再在外面租地方。這個小妹妹已經獨自在外面流浪了好一段日子,讓她的媽媽非常擔心,有時失去聯絡,嚇得她媽媽日日求佛保佑。我在倫敦找到她的時候看到她好像生活得很艱難困苦,而且問及她的工作時,她總是答得很含糊。

我後來就想,家裏有間空房,不如接這個妹妹來住,幫她及她媽媽一把吧。誰知道接了回來才發現她從14歲後就沒有長大,一直原地踏步。一點奮鬥心也沒有,對自己也沒有什麼要求,連人生目標也欠奉,真是嚇得我們一把汗。

她以為六年來一直默默努力工作就可以了,在托兒所做點散工,時薪永遠都只是最低起薪點。沒有升職機會,沒有年假,什麼保障都沒有!吃飯遲到上廁所不計算在工資內!問她到底有沒有想到未來怎麼辦?要一直做沒前途的散工嗎?她答:“沒有想過,只想每月賺夠吃飯及房租就很好了!”
我們真是給她氣暈!

我和伍保姆一直問她,也就一直在研究她到底是不會為自己打算還是懶惰呢?她來了後,我和伍保姆及6姑姐每天教導她,熏陶她,用很多不同的方法來啓發她,讓她能在短期內得到領悟,希望能幫她轉工及看到她有好的成績。我們把進度及發現她的所有,每星期都跟她媽媽匯報。希望她媽媽十一月來的時候能順利接管,不用再多花時間來慢慢研究。

可是這位小妹妹給抓到錯處的時候就習慣撒謊、跟她說話時總是皺著眉頭眼睛左右轉動,讓人覺得她不可靠不誠實。

好了,我那個麻辣表妹快要大駕光臨了,我就是怕小妹妹亂說話開罪她,才一個月前每日叮囑她:“我那個麻辣表妹很不友善,永遠什麼人都看不起,你最好不要和她說話,不要惹她。免得我難做。”

說了聽了….原來只當耳邊風….

表妹來了的第二天,星期六早上,小妹妹在餐桌上找到麻辣表妹買來送我的donuts,雖然我有跟家裡各人說是大家一起分享,但這個不知就裏的白癡妹妹居然跟麻辣表妹說:“啊,Donuts是你買的嗎,這些Selection"選擇"買得不錯啊。”

我那個狗眼看人低的麻辣表妹聽了後,轉別臉,不去理會她,哼了一聲便找我出門Shopping去。
Shopping完回家後,麻辣表妹坐在無人的飯廳裏罵了我兩個多小時!勢必要我把這個不知足的大白癡趕出去,說我讓她這住得麼舒適、這麼豪華,是害了她!她已經在外面混了六年之多,肯定已經學壞了,她要自己不發奮圖強就隨她嘛,我管那麼多閒人幹嘛?絕對不能讓她在這裡白吃白喝!叫我看看她呀!她那張嘴臉!自以為是!又不知道自己長得醜!她哪裏有資格說我買的東西好還是不好?我做什麼買什麼幾時輪到她評論啊?她以為她是誰啊?!?!!她一副理所當然的臉!看看她對你的態度啦!你以為可以幫到她嗎?你是白好心啦。你用心教她,她嗯嗯哦哦應對,你以為她聽得懂嗎?你以為三幾天她就會改嗎?你比她更白癡啊!醒吓啦大白癡!你們教她時她根本就不忿氣,她根本就隨便應了你就算,她只是想住豪華一點而已!

我覺得表妹也說得很有道理,雖然說得很刻薄,但我還是要聽下去,:“我倒想聽聽你對她的評語。”

這時麻辣表妹破口大罵:“她自以為是、沒家教、不知好歹、井底蛙、不懂人情世故、沒禮貌!不知足、不努力!如果我是她,星期六我根本不會出外玩耍,我會留在這裡幫手做家務、洗碗煮飯,而不是每天下來看看有什麼吃!”

我是知道她為何會生氣,她就是很疼我,不希望我又給人佔便宜。好了好了,我看她罵我都罵到差不多時候了,便跟她說:“她十一月二十號前她媽媽會來帶她走的,你不用再罵了。”

哈!今次我死定了,今天已經是十一月二十二號了,表妹又返來倫敦公幹了,還Whatsapp我說要來我家!我唯有老實跟她說那個大白癡還在嘛,你還是不要來好了。”

麻辣表妹回了我一句夭心夭肺的:“你住在那個時間日子區域跟地球我這邊差別這麼大嗎?今天已經是二十一號了,不是說好了十一月二十號前她媽媽會來帶她走嗎?怎麼還在?”

我唯有說:“人家Auntie還在嘛!你到底要不要見面吃個飯?要就我們約定在外面見吧。”

好在拿出媽媽的朋友Auntie還能壓住她的野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