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之最


今次旅行我發現

最清醒最聰明最理智的是JANIE,她早就把那個極光指標研究得滾瓜爛熟,每每說起都像天文學家。

最沒所謂最沒要求最勇敢的是茱莉亞,獨木橋沒扶手的,未看清楚就衝過去了。
問茱莉亞有什麼意見,她都說到時候先算,她什麼都沒要求沒所謂。

最離地最懶最癲最怕死的是我。
在Jonkoping下機後,運通安排的車沒有來接,只有的士、但我們沒有現金,沒有人肯載我們,而且那天有四個人十件行李,必須兩架車。
但,司機不肯載我們嘛,看見兩位保鑣咿咿呀呀呀講不通、我便出馬,我插嘴沙蘭瑪莉鴻輸費鴨泥有卡,一輪嘴說說說…然後司機很高興的跟我也說個不停,然後我就向所有人說,OK搞定了!他肯載我們了。

在車上我跟旁邊的JANIE說:
“唉,嚇死我了,剛才如果的士不肯載我們,我們必定要露宿了。”
JANIE 稍稍的問我:“你剛才說的是那國的語言?”
我輕輕的說:“阿拉伯。”
JANIE 又用她的眼神說了句:都說你離地架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