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務律師說人閒話搬弄是非


我爸是大律師,後面跟著個沒用姓李的事務律師。
年紀大概比我大一點點而已,硬要我叫他uncle…我死也不肯。
因為我看不起這人。

很多年前,我被一群男人在私人網站上欺負及侮辱,本來我是採取不理不聞不問的態度,後來因為他們把行動從網上搬進了現實生活裡,在街上都被不相識的人辱罵於是便去找我爸替我打官司。爸說不收我錢。可是官司贏了後,官判對方賠償$35萬,理應扣除姓李的事務律師費用其他必須給我,可是姓李的事務律師弄了一張沒有排列的“單據”剛剛就是整個賠償的$35萬。對我來說,這是被吞食了賠償,及更深的傷害。

也算了,因為已經過了7年,沒法追討。我亦相信可能那姓李的事務律師實在沒有實力,工作能力太低。“英文差到比中文學校小六程度還要差”。整個官司要整理的文件都要用上英文,我是看過了姓李的事務律師“幫忙整理”英文書寫後,發現錯漏百出,文法完全不通,根本就是用廣東話直接翻譯而成。我和其他人一直看一直罵“有沒有搞錯”?這根本不是英文啊。可是這位自大狂的姓李的事務律師,死也不肯改錯,我們幫他改了,甚至在文件上用螢光筆劃線,讓他看清楚那裡出錯了,可是到跟大律師開會時,他又是用回自己那套錯誤的英文。我當然不肯讓文件這樣錯著上庭。於是便跟爸爸提問。我爸爸最後只好跟姓李的事務律師說:“我女兒從小就讀英文學校,英文應該會比較好,她劃了線的部份文法的確是錯了,請你改一改。”

既然已經合作過,每當我們公司當需要事務律師時,都會給他做。因為看他實在可憐。
嫲嫲也是可憐他,常常讓他做家裡的文件,他更以為自己很有實力,被我們家裡重用。
倫敦買賣樓宇的委託書、嫲嫲買賣樓宇的文件、及家中所有法律上必須的文件都讓他處理。
可是像連續劇的惡夢來了!就是因為什麼都讓他做,他便對我公司老闆及我的公事及私事都有一定的概念,連家裡所有大小事宜都以為自己瞭如指掌。嫲嫲還喜歡時不時邀請他一起吃禮拜天的家庭午飯。
他居然拿我們家裡的人來說閒話,竟然跟我姑姑們說我壞話,還把我老闆的私事搬到我身上然後加鹽加醋向我的姑姑及其他親朋戚友搬弄一番,真是蠢到嘔。

到了最後一次,我終於覺得實在忍無可忍了。
當時外公剛剛仙遊,7天都未夠,他居然跟我姑媽姑姐說三道四,還連我外公那邊也要問一番。
一點也沒有尊重別人的理念,只想飯後過口癮。說我是非說得多高興,我當然相信我兩位姑姑。
於是便出了一封電郵,中英對照,列明身為事務律師,必須守法,絕對不可能說客人的是非,更不可以搬弄是非、作故仔、套別人說話來娛樂自己及朋友。言行上絕對不可以影響到客人的聲譽,根本就是誹謗。
信裡我要求他立刻停止,如日後再有這種事情發生,就會採取法律行動。

誰知,他完全不服氣,第二天弄了一張紙,要求我兩位姑姑簽名替他講大話,並且以嫲嫲健康為要脅,真是既大膽又過份!後來據兩位姑姑說我爸跟他說:“你以後說話小心點,我這個女兒沒把握不會提告,她很像我,不打沒把握的仗,看她給你的警告信,寫得有文有路,像我們律師信差不多,就知道她對香港法律及私隱權政策有一定的認知。”

後來,他見到我姑姑,居然求她替他在我面前求情:“你替我求求她不要告我啦,她爸爸,你哥哥說她很厲害的,一定是收集了很多對我不利的證據。我死定了,你幫我求情吧。”
我姑姐是這樣回答他:“她給你的是警告信,如果你再犯,又讓她知道她才會行動,又不是現在就要告發你,你怕什麼?”

現在?現在嫲嫲已經不敢叫他來吃飯了。也不再給他工作,嫲嫲是這樣說:“唉,呢個阿李,正一是非精,多嘴!工作能力又差,還要付錢,他又收貴我,通通給了另外一個做了。費事俾更多機會佢講三講四!”

自己在什麼崗位,就得守什麼的規矩。身為法律人員說話時必須特別小心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