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塊皮草


嫲嫲後來出了另外一招來玩我。
可能罵來罵去不外是畢業證書之類的誣告…

當時是董建華年代,我滿以為她放開了,會給正常日子過了。
啊啊呵呵呵,原來可以有更精彩的。

話說嫲嫲又叫我上她家,說有東西留給我,叫我去拿。
我不是貪心,而是根本不敢違抗命令。
到了嫲嫲的房間,她從一個大鐵箱拉出一件土到不能再土的皮草塞給我。
“送給你穿,你去歐洲公幹需要的。”
我試穿上,但抽太短,而且整件都不合身。我便放下。
她就說:“傻女,你拿去改嘛!幾千蚊就有得改啦。”
“嫲嫲,三千又是幾,六千又是幾,不過多少千也沒有用,我根本連$500都拿不出來。”
她聽後十分生氣,動手推開我,“哼!送你東西都不領情,是不是找死?”
“嫲嫲我已經死過復活了。”
她瞄我一眼:“哼!又如何?現在我命令你拿去九龍這皮草老師傅處改,要改得新潮點!改好了,你不喜歡我就送給第二個!”
啊,原來是叫我做跑腿。OK明白了。
於是我就問她:“那麽我去問需要多少錢,然後回來告訴你,你再給我費用。”
誰知她說:“錯,嫲嫲會騙你嗎?(常常)你怕嫲嫲走你數嗎?(常常!一千券廁紙啊!)你先付,弄好了,拿回來我再安排。”
於是我真的拿去九龍這皮草老師傅處,老師傅說要$6000。我付不起,唯有收回,但又不敢拿回去給嫲嫲,唯有放在家裡好幾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