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裡狗屎多


雖然已經介紹過我嫲嫲指數像恆生指數,忽高忽低,你沒法控制,視乎她心情。
本來伯父一家和姑媽的指數高企了幾十年。
然後姑媽做了些蠢事,害嫲嫲被騙去了很多錢,她從此就變成一篤狗屎了。
當年正好姑媽的指數很高,她的第三任丈夫,說是藍血統的英國貴族,太公那代從英國移民去美國。
在美國的牧場超級驚人的大,他們請了伯父陪嫲嫲去度假,聽說房子也大得要用對講機,出來歡迎的家丁及傭人多到排列整個入口大堂,氣勢的確非同凡響。

但我和仔仔總是覺得不妥,便去英國貴族事務處要求查明。
發現藍血統是假的,因為他說他太公那個公爵根本無後,連女孩子也沒有生啊!?
知道後我們很緊張的偷偷跟嫲嫲說,誰知她不領情,還罵得我半死。
“哈!估唔到你咁黑心?姑媽表姐飛上枝頭你就嫉妒嗎?這麼多人死,怎麼你還沒死?你去死吧!我聽你說才怪,你估嫲嫲蠢的嗎?我當然查過啦。”
“既然你清楚了,就不用我替你擔心被騙了。”
“我叫你去死呀,收聲啦!”

然後,我看著“藍血統姑丈“給嫲嫲爸爸伯父介紹美國得克薩斯州的地產投資機會。
然後,無奈的看著嫲嫲寫了支票給他…
然後幾個月後,“藍血統姑丈” 跟姑媽離婚,姑媽要偷偷搬走自己的東西,然後偷走。
我在旁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早就說過嘛!
嫲嫲又罵我:“你去死啦,現在我們家給騙去了很多百萬了啦,你還笑?”
所以,以後姑媽的指數就停留在地底泥的階段。

後來輪到伯父一家的指數丟到谷底,我爸爸一家高企。
但我爸爸一家成員不包括我和我弟弟。
總之就是不包括啦。

伯父一家當中有可憐的二家姐,她一生都讓嫲嫲討厭。
她做什麼都罵,她送什麼都給罵。
對一個小孩來說,心裡陰影很大。長大後也不敢回來。
二家姐嫁到星洲去,嫲嫲知道她嫁得好,就更加不忿氣,每次她回來探我們都被罵得死去活來。
當然又是一篤狗屎啦。

我的指數像過山車,突然飆升,又會突然掉落化糞池。
人家最低只掉到谷底,而我就變一篤狗屎。
作為一篤狗屎,必須躲避、不聞不問不見不聽,盡量躲起來。
因為當你是一篤狗屎的時候,她心情不好就拿你出氣。
無論你在那個國家或星球,她必定會抽你出來,找東西或安個罪名給你,讓你犯眾憎,她會立刻通知家族裡面其他親戚,好讓每個人都一致排擠你,讓你孤立無門,至你於死地,讓你在任何人面前都不能抬起頭。

她最厲害一招就是逼你招供,像共產黨批鬥你。
以前每當她這樣對我,我的心裡都會相當害怕,怕得自體內發抖。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她會拿什麼來罵你。

她是這樣逼你自動招供的:“你啊!壞到我都不知道怎麼教你了,你是不是想死?”

“嫲嫲我到底犯了什麼罪啊?”

她用惡毒有關節炎像 twiglets 的手指指著我罵到:“你會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嗎?你這麼蠢嗎?你說!你自己認!”

聽到這樣我從心裡火滾起來,“到底你要我認什麼?我根本不知道你說什麼?你還是趕快說清楚。”

嫲嫲高聲罵到:“連你自己的爸爸都這麽說你,別人都不敢不相信啦!”

我著急的問:“爸爸說我什麼啊?我這十幾年都和媽媽住在澳洲及到溫哥華探外公,又沒有怎麼回過香港,而他一直在港,我們都沒有接觸,可以罵我什麼啊?”

嫲嫲一手大力推我,“你的大學畢業證書是假的!你以為我不知道嗎?你以為能騙倒人嗎?你即使騙倒全世界,但你騙不到我啊!你爸爸的朋友報告說你在那邊多壞啊,你壞到這個地步了,我們都沒辦法,不要你啦,你不要在我面前出現!你去坐監啦。我們都沒辦法了,就讓政府教好你!”

當時我很震驚,因為用假證書是犯法的,“嫲嫲,你不要亂講,用假證書是犯法的!我沒有犯法。我是雙學位拿二級榮譽大學平均每科分數98分畢業的!證書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叫爸爸打去大學查啊!”

“你去死啦,你講大話沒有人不知,你爸爸話信你一成都死,虎毒不吃兒啊,你爸爸怎會得閒無事誣告你啊?你即管繼續去騙人,我就看看你日後怎麼折墮!你快點去死啦 不要對著我!”

還記得那個下午,我從黃泥涌峽道走下山,帶著沉重惶恐不安的心情,慢慢一邊思考一邊流著淚走中半山的家。
為何自己爸爸要陷害我?我犯了什麼錯?真的是爸爸說嗎?爸爸為何這麼恨我,要至我於死地?
分明就是生安白做!

回想平時爸爸怎麼對我呢?嗯,他的確是非常討厭我,我嘴巴一張開,話都沒說就發狂罵過來。
例如:嫲嫲收到生果盤,有些水果是她沒見過的,想知道是什麼,貴不貴,好讓她回禮。就把我叫去。
她手裡拿著一顆無花果,問我是什麼,怎麼吃的。

我就當沒事人一樣,開心的答:“這是無花果,FIGS,當做的時候、外皮變紫色,可以用手剝開皮,吃裡面紅色有子的果肉。”

然後我爸爸突然跑出來很大聲的罵到:“你好厲害嗎?你見過嗎?你有吃過嗎?”

雖然他那麽突然在我身後發狂的罵我,但我仍然裝作沒事,罵慣了…繼續介紹下去:“它肉很甜的,外國人拿來配煙燻火腿薄片吃,在澳洲生得滿街都是,我們隨便伸手往上摘就有。

她聽見就對我說:“嗯,嗯,你看你幾沒有嫲嫲心,這麼好吃的東西又不用錢的,你都不帶點回來給我,你是不是黑心?好啦你現在立刻去買些最靚的義大利火腿來給我配著吃。”

當時我以月租$7000住服務式住宅,沒有房間只得百多尺的空間。薪水已經去了大半,何來多餘的錢去買名貴的火腿啊?“嫲嫲,我薪水低,暫時沒有錢買這麼名貴的火腿給你。以後賺到錢才買好嗎?”

然後很爸爸和嫲嫲很奇怪的哼笑:“哼,你老母那邊沒有給你錢洗嗎?你幾時變得這麼孤寒!給嫲嫲吃也不捨得買?”

我怕得要命,立刻跪下來:“嫲嫲不是孤寒,我真的沒有多餘錢給你買這些啊。為何你總是不相信我?到底要怎樣你才相信?我明天拿銀行單來給你證明。”

當時我爸爸慢條斯理的說:“算罷啦,聽佢講都簁時間。根本就謊話連篇!趕她走啦。”

那個年代,我就是這樣給他們興起的時候就叫到她家給為難、辱罵。
每次他們都好像很享受,罵得我簡直想跳樓。

然後我捱過了。都捱過去了。
我當然沒有折墮。
大學畢業證書是真的,
我是雙學位拿二級榮譽大學平均每科分數98分畢業的高材生呢。
管她們說什麼都好,暫時不理他們。
自己發奮,一定有一天會讓他們跌眼鏡,我是打不死的超級無敵耐力深厚的一篤流浪野狗的爛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