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大家都一樣


在十八歲後認識的同年紀“朋友”,原來大多數都不能長久。
這是因為大家的價值觀和基本的條件不相符。
總之不能深交,會因為不同的價值觀而分裂。

先說我哥,他雖然是變性人,但我與他沒什麼隔膜。
大家的價值觀很相近。我們認識的那個年代,我還在香港讀書,他就已經去了瑞士寄宿。
他家裡雇用了很多人,管家煮飯有霞姨,另外一個菲律賓傭人,再加兩個司機,又有她媽媽的貼身私人助理手伍小姐及從公司派來幫手的秘書朱小姐。
比起我家,雖然只隔一層樓,但我家只有兩個菲傭和一個接送我們上學放學的司機罷了。
大家都算是一起成長,後來我十一歲也去了寄宿,回來後思想上大家都比較接近。
作風也差不多(偷笑)

當年狄娜在東週上寫東西,吸引了很多年輕的讀者和追隨者。
應狄娜之邀請,義務替她做了個網站,引來更多她的新一代追隨者,有些我們會見面。
當中有位年紀比我大一點點的林小姐,一直與我交朋友直到狄娜過了身後還有來往。
家母不是很接受。因為這些人的背景可能不是跟我們的背景相近,怕惹麻煩。
可是人家這麼熱血,叫我怎好推堂?

於是,我唯有自己在有一定距離之下跟她交朋友。
可是,別人不是這麼想的嘛,當我搬了去倫敦後,她自覺需要來“陪”我,便常常不請自來。
每次都只是來兩天,弄得我很辛苦,其實我都不知道為何我也會是吸引她的人,我活得一點都不精彩,我又不是狄娜。
而且,我無法理解為何會對狄娜小姐仰慕或需要追隨。
她們根本就不知道狄娜小姐的生活是最最最悶蛋的。

好了,過了十年,九月的一天林小姐的WHATSAPP傳來一個奇怪的短訊。
一看就知道有問題,短訊說:你好我是林的男友菲力,從今以後她所有的事務由我來擔當,她生病了。
後來我回香港,就查探這位男友菲力到底搞什麼?從多次WHATSAPP, 電郵及電話對話中,我敢肯定這人是個爛仔,說話凶神惡煞,句句粗口,後來我和伯父伯娘商量過後,大家都懷疑林是被軟禁了。
我們不是多事,而是對朋友最基本的關心。
在要報警之前,林自己終於發電郵給我,那封電郵用了我們交往了10年之間的暗號,好讓我知道真的是她本人。

後來林康復後就繼續上班,而我又繼續我的生活。
誰知道有一天,林跟我說要偷偷聯絡,因為她的男友菲力覺得她拼命賺錢,是要高攀我,我覺得可笑和失望。
然後過了幾個月後她說要跟爛仔結婚,而爛仔原來是個警察,及爛仔很有義氣的幫林還債務,她無法不服從。
嗯,聽起來覺得很有問題,嫁給一個全面控制自己人生自由的人,久而久之必定崩潰。
雖然覺得十年友誼為著一個男人要斷纜是有點那個,但我也能接受。
也好,就當我陪過你的十年孤獨苦悶,現在轉手吧。
其實因為人在暗我在明,怎麼知道爛仔腦裡想些什麼?
為了自保,我自己應爛仔對林的要求,斷纜了。

現在覺得輕鬆得多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