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感


畫畫的人大都會對美麗的東西多看幾眼。
人,也一樣。
試過和家母為著要去看餅店的美人,天天排隊買個餅。
蘇珮姐姐,一級美人也,每年炎夏樂隊派對完畢後,我必定好幾個星期還在迷戀與她一起跳舞的記憶。
注:是迷戀記憶!
可是沒可能開口說:“啊你長得很美,很有韻味,我想多見你一些可以嗎?”
無論我把這句話在腦裡怎麼重覆編排也無發說出口,實在太尷尬了吧?人家會當我發神經的嘛。
拿到了互相聯絡的資料也一直不敢約見,因為根本不知道見到面時該說什麼?
一直只在WHATSAPP裡互相傳短訊,派對完畢後隔了差不多一個月才膽粗粗的約見,真是膽小鬼!
滿以為一定很多冷場,但又沒有。
滿以為我說的話題會悶死她,她又說沒有,還說喜歡聽。
現在我們每隔一段日子就會WHATSAPP互相問候,傳傳自己新況。
回港時亦會見一兩次面,已經算是很滿足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