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次


有位很會玩很享受音樂及很會唱的阿姨生日在每年的八月中,每次的生日派對都安排在晚上,這位阿姨與一群喜歡夾BAND的叔叔,在小島南區的私人倉庫改建的BAND房大開派對,一群主人家分別安排到會及自家傭人煮好帶來美味餐飲招待客人。臨時餐桌圍著整個場地排得滿滿的。很奇怪,我們每年都被安排坐在相同的位置,好像其他主人家也是安排了他們自己的好友坐在同一位置,這樣子也好,免得我們那些遲到的要慌忙在人群中找位子坐。

倉庫BAND房派對這玩意其實早在90年代就已經盛行,當時最興旺的年代,那些阿姨們中學時代的樂隊成員都忍不住癮“從出江湖”在BAND房大唱大玩電子結他,就連已經隱退的歌星明星也出來一起玩,熱鬧得很。我很享受這種LIVE的音樂派對,現場氣氛澎拜,更興奮見到現時年輕的新歌手大膽上台獨唱。有些年紀真的還很小,也在台上唱得非常放。

生日的那位阿姨也是後期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唱得之人,你們不要以為闊太不會認真唱,她啊,聲線帶點性感、唱功在於徐小鳳及梅豔芳之間,據說還有肥媽的指點,在台上唱ROCK版梅豔芳名曲時,又大跳ROCK舞步,拍子不會甩掉亦從無走音,好過現時樂壇所謂的歌神。他們在過歌星登台夢,台上60多歲到70多歲的老BAND叔叔們彈奏得賣力之餘,我們在台下也跟著音樂拍子起舞,不論是台上或台下,各人都玩得忘我盡興。

去了幾年後,有一次我留意到坐在我的位置不遠之處,有位美人。派對燈光陰暗,我可能又有點老花、給我認錯了是舊同學,準備過去打招呼時也不知道認錯了人,走到跟前面對面才發現“有可能”是認錯了,可是已經走得這麼近了,又不好意思突然轉身離開,便硬著頭皮自我介紹及解釋“舊同學”;當她發現我認錯她為同班同學後感到很好笑及有點興奮,因為我樣子永遠比實際年齡小起碼十年。她抓著我的手,拉我出舞池陪她跳舞,我不喜歡在外面跳舞,但也給她弄到不跳不得….因為她實在美得很迷人。就那樣我們“認識”了對方。

我們最初幾年都是沒有交換聯絡電話的,也沒有在BAND房派對以外的地方約見過。她連我是誰我連她是誰都不知道。家母及阿姨們每次都是當我與這位漂亮姐姐玩得最放最陶醉的時候說要走,我也不得不跟著離開,因為BAND房實在離開大街很遠,『當年還沒有UBER』夜麻麻叫我一個女人怎麽叫車回家?即使萬般無奈,實在不捨得也唯有說“BYE BYE 下次見。” 口中那句下次,當然又是下年的八月派對。終於,第四年,漂亮的姐姐一見到我出現就邀請我“過桌”,還記得她在我耳邊問:“你到底是誰? 要見你又要等一年?我們交換聯絡電話吧。” 我當然也很樂意,早早就想過了,只怕冒犯。既然人家都說出口了,我怎麼還會不敢?

派對完後,就真的約了出來。
現在我們是好朋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