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牧民族


從前狄娜租住我們家裡的物業,聽家母說常常欠租,但年尾會一次過交一年半的租金。
以前我聽後都摸不著頭腦,為何要這樣。
但我們家裡不會為著這個原因而趕她走的,所以她也常常說,租住你們家的物業是最適合不過,而且她也十分喜歡跟我為鄰。
她,一住就住了很多年,般走了後,亦有試過回轉。從八十年代初期住四樓,然後般上十二樓,然後般了去山頂,最後被人入屋打劫,再搬回來住進八樓,直到大家都移民。因為實在是個方便舒服開心的安樂窩。我們多年的相處有著無限美好的回憶。

如今,我已經長大了,學著她做生意,也無可奈何地必須租住其他物業,皆因現時物價上漲得離奇,房地產價錢高不可攀,所有像樣的公寓都億億聲,叫我怎麼置業?
但我不想欠租,因為我的業主不是外公,欠租一定會趕走我。
我只好學她,一次過交兩年的租金,然後續約前再商議。
我也跟她一樣,去到那裡都帶著自己的家私,每個家的擺設都一樣,然後又跟我媽媽一樣是搬家高手。
什麼都會安排得很暢順,無論是般國家還是本地。
平均每兩年搬家一次,全屋傢俬都是自己的,這樣子才有歸屬感嘛。
我不知道是否命中注定了要常常搬家,但我這樣子搬搬搬,總覺得像個遊牧民族,但每次也是必須要搬才搬,一旦決定了,就會立刻籌備,而且跟狄娜一樣搬家不影響工作,適應新地方新環境特快。三日內一定能辦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