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莉亞


我有一位多年的好友,她叫茱莉亞。
她其實是媽媽的舊同學、亦是姑姐的同學。
這位阿姨,以前就真的是阿姨,後來我自己跟她不知怎麼的變了好朋友,然後有一天她對我說,嘻,我們早就不是阿姨與朋友的女兒關係了。

八十年代,當我們還在上學,就已經跟一班阿姨們晚飯後去中環希爾頓的貓街,聽她們說聊天說笑。
當時我跟其他幾位阿姨的孩子年紀差不多,都在外國寄宿,放假回來,便跟她們一起出去。
她們有些日間還要帶孩子及照顧家裡所需或上班,夜間才出動。就是因為晚晚都出動,像黑玫瑰,然後我替她們這個聚會起了個名稱:黑玫瑰。
起先黑玫瑰全部都是媽媽的舊同學,有的已經離婚,有的正準備離婚,也有很多是安於現狀,但每一個都心野,因為年輕時結婚生孩子,後來孩子大了,終於有時間及需要找回兒時的朋友。

茱莉亞就是原本黑玫瑰班底成員之一,只是後來,因為『是非』及有人帶來了新成員而導致隊員流失,慢慢才變為現時的太太團。真是黑玫瑰不再…

我?我比較念舊,仍然愛跟著本來的班底成員,會得自己去找她們。
茱莉亞就是其中一個。

黑玫瑰年代的茱莉亞,仍然上班,而且是個精明能幹大公司老闆的得力助手。
舊時每年的勁歌金曲頒獎典禮門票全部由她餽贈,亦包辦各姐妹孩子的暑期工。
黑玫瑰貓街每晚的聚會,阿姨們都非常『慳家』只會叫檸檬水,但因為去熟了,所以別人點的檸檬水只有三幾片檸檬,但這班阿姨們整晚就一尾加熱水,因為老夥計阿求永遠都會大贈送的送上整個片裝檸檬!但每當遇到茱莉亞阿姨的老闆,她們就會老實不客氣地叫餐,而老夥計阿求亦會很識做的拿餐牌給我們。因為人家大老闆必定會替我們這台黑玫瑰結帳。想想,她們其實真是一班爛客!

有時當只喝檸水的晚上,坐到一半,茱莉亞阿姨會突然提早離開,都說有人來接她。
我們幾個小孩都會非常八卦好奇,都會追出去看看到底她的神秘人是誰,可是每次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只看到有人下車替她開車門,然後她優雅地上了一輛積架。連問她也不多說,非常精明。

到了現在,她身邊已有伴,但我和其他孩子仍然在猜,到底這位是否以前那位。
直至前幾天,我真的八卦到不行了,終於要開口問她了,到底今天這位玉樹臨風的叔叔是否以前開積架那位呢?

答案?你們也想知道答案嗎?嗯,我不便說。你們去問她本人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