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西兩門


從前家有東面門從電梯口通往迎客小廳、西門通往屋後廚房走廊,兩門是相對的。
(媽媽說風水學上的對門是不好的,會吵架。可是我們這兩度門是前門和後門嘛…)
熱鬧時節在於暑假,我們自世界各地的寄宿學校歸來,都住爺爺外公家,嘆世界也。
各人到步時間日子不同,家裡司機幾天內走十幾次機場,廚子忙得要命般把家裡拿手好菜都一一煮出來。
寄宿生大部份時間都吃不好、睡不好。每個人一走進來就變回頑童,行李隨便往走廊亂丟 (保姆會打點)、鞋襪隨便亂脫(有人會打點)、有時東門前一隻,西門前又一隻,推開門大聲喊一句“爺爺/公公!我回來了!” 赤著腳野人般衝往廚房打開冰箱抓吃的往嘴巴亂塞,身後總有保姆叫喊著:“喂喂!穿拖鞋呀,洗手先啦…” 我們理所當然的手不洗、臉也不洗一把,拿著罐可樂往客廳『塌』一聲躺進白色沙化中,誰都一樣。媽媽們看見總會搖頭嘆息、可是外公最享受這種溫暖凌亂的熱鬧。
寄宿生在外頭都要照顧自己要獨立吃盡苦頭、可是回了家就立刻變回家寶小寶、頑童。家裡顧有幾名保姆負責照顧頑童起居飲食,因此我們都會自動變成什麼都不會做,什麼都靠保姆。要什麼都只會揚聲叫喊,外套、衣服、鞋襪隨手就亂丟。平時井井有條的家都被我們弄得亂七八糟,這樣還不特此,外公還要帶我們去玩具店買腳踏車,一買就十架,當然也是玩完就亂放,司機每天除了照顧車外,還要幫我們抹好腳踏車和鎖車….平時悶得打瞌睡的家丁都忙得透不過氣。有時聽見他們抱怨:“老爺享受兒孫滿堂嘛,沒辦法啊。”

那些暑假都有很多趣事,例如:

十個孫兒跟公公坐在一起吃午飯,姨姨一直瞪著二表妹看,自己的兒子狐疑地看著母親:“媽媽,你幹嘛瞪著表姐啊?”
姨姨問道:“二妹,你上衣從哪裡買的?好不面熟。”
二妹懶懶閒的說:“嗯,我隨手沾起就穿。姑姑,是你的嗎?”
姨姨被這個意想不到的隨意弄得哭笑不得:“唉唷,這是你表弟的校服嘛!”
外公聽著也被弄得呵呵大笑:“哈哈真好!我的乖孫都很大方啊!”
媽媽補充說:“爹地,這根本不是大方,是亂呀,你再從容他們整個家就快給他們弄得不像樣了啦!”

外公給我們買了直排輪及腳踏車,三個表弟最喜歡早上騎著腳踏車到處去,有一個早晨,兩個表弟推著腳踏車匆匆趕回,衝入廚房大叫大跳:“我們今次發達了!發大達了!”
外公和我跟媽媽及姨姨正在廚房吃早點,另外兩個表妹聞聲也跑出來看個究竟。
三個表弟興奮地指手畫腳的說:“原來超市有部機器,把汽水空罐投入便會吐出硬幣!我們一天到晚都在喝汽水,今次發大達了!”
精明的姨姨撥冷水說:“車!得那麼一個幾毫…發什麼達啊?你們不是已經有零用錢了嗎?”
三個表弟頓時呆立在哪裡。
我媽比較懂童真:“那不一樣嘛,這種零錢他們覺得是『賺錢』嘛,是不是?吓?”
我大聲和應道:“當然當然!來!大家一起去收集!然後我們騎車去換錢好不好?”
三個頑童聽後又恢復興致,開心興奮地去拿黑垃圾袋、去找汽水罐,真的大夥兒合力背著幾大袋空罐騎車去超市….
然後我們坐在海邊的草地上分零錢,微風輕輕吹過表姊妹的長髮,陽光照亮了表兄弟們燦爛的笑容。

是的,我們當年都不分你我,不會互相嫉妒或猜疑,所有衣服鞋襪可以大方地溝亂穿,衣服跟零用錢也可以一起洗。十分懷念當年那些無憂無慮相處融合的好日子,天天都天下太平,無分你我,一起頑皮一起挨罵,一杯汽水幾人一起喝,一條熱狗每人咬一口。表姐妹圍著一起研究化妝品、表兄弟們圍著研究拿家裡的汽水罐去超市換零錢,每年的夏天都盡興樂極。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