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教的中文


從小到現在大多數的中文字,即使我是能理解詞或文中的意思,但我其實是不懂讀出聲的。
因為我的中文都是爸爸教的,他最厲害就是『有邊讀邊』!所以…到了現在我都不能大聲朗讀中文時而不被聽的人取笑。

好像“綻放的花朵”,爸爸和我都讀『定放』。
餐牌上的“糯米雞”,我當然明白這是糯米做的點心,可是伯父伯娘明明聽見我喃喃自語說“需米雞”。真是笑翻。
“申訴、申請”,我讀了幾十年“甲數甲請”。
“開到荼蘼”,我一直都以為是“開到茶魔”…儘管我讀不出聲,但我知道這句子從何來,它是宋代王淇《春暮遊小園》的詩:『一從梅粉褪殘粧,塗抹新紅上海棠,開到荼蘼花事了,絲絲天棘出莓牆』荼蘼是花季盛開的最後一種花,是沉寂下去的最後一點繁華,即是說春天已到盡頭,比喻某事已到尾聲。

每看到不懂的詞句,就會自己翻查媽媽的詞彙,也會找書看。其實說真的,書看多了,就會認得字,字看久了,會去查,查得多了,會再研究,研究多了就會懂。不在乎你能否讀得出聲,很多能讀得出聲也未必能知道句子從何來,也未必懂得往何處找資料,亦根本不懂得運用。

我可能就是書香門第出來的唯一另類文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