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試寫室 2


禮拜五晚,我躺在床上跟他講電話,外面滂沱大雨,雨水滴滴塔塔塔落在地上,他說:"你週末要不要過來玩?”
吓?都已經這個年紀了,還可以“玩”什麼?
他好像猜到我在想什麼。“我很想念從前我們一起玩的時光。怎樣?要不要過來?”
他口中的“過來玩” 其實是指一連三天,在他家留宿…
也好。反正也沒有節目。
我坐起來,走到窗邊看雨水掉落地上的風景,“那麼我睡醒後就坐地鐵來嗎?”
他好像是聽到最可愛的話,“甜心,那個不叫地鐵,它是輕鐵。你到站後,打電話給我,我去站接你吧。”
“哦。”
第二天早上,睡夢中給電話吵醒。“喂!醒醒!快起來!趕快更衣!”
“這麼早?哎好喇好喇…我叫車…"
聽得出他口含著一根煙說:“唔,不要叫..我過來。"
“吓?什麼?你要過來?現在就要過來?”
他在暗地裏偷笑,“啊,應該說是我五分鐘就到你樓下。”
我一骨碌的滾下床,胡亂找件衣服換上就去洗個臉刷個牙。
五分鐘後好好的站在樓下…
原來他早就到了。只不過是初秋,已經在穿皮夾,帥得很,他依著牆邊站著抽煙,吞雲吐霧中。
那個姿勢多不羈的樣子,早上的陽光照亮了他的臉龐,輪廓份外分明,看了令人著迷。在我眼中,他永遠都好看。
我笑嘻嘻的向他迎上。
先來一個擁抱:“早!甜心,你有睡飽嗎?” 他輕輕的捏我的臉一下,又說:“你看你,臉都睡腫了,像個包。”
我深深的聞一下他身上的那個味道,癡情肉麻的問:“你怎麼來了?不是說我坐輕鐵嗎?”
他邊為我拉開車門,邊答:“我等不及了。”

我在心裏瞎猜 – (是因為一早起來悶嗎?或是想出街?又沒地方去?還是真的想早一點見到我?到底是為何?)

他熟練的駛出馬路,往山下..手往前面指一指。我瞄一瞄,順勢拿起煙盒,把一支煙放進嘴邊,點起,然後吸一吓,再遞給他。
這連串的動作,把我從現實扯到二十年前我們顛廢瘋狂玩樂的日子。
然後他接過煙,放到嘴邊狠狠地抽了一吓,呼出濃濃的煙霧..“你這個動作,又讓我想起我們從前瘋狂玩樂的顛廢日子。”
我認同地微笑。
他笑著又說,“你知道嘛,全世界只有你一個這樣幫我點煙。” 話中帶著無限柔情依戀。還是是我的錯覺?

右邊上天橋過海,但他卻往左邊駛去。
我坐他開的車,從來不問到底開去哪,問了也未必會有答案,有時候他根本自己也是漫無目的的隨意地駛著。
經過大道東,他說:“聽說這裡上面的星街是浦點,你去過了嗎?….我從灣仔及蘭桂坊退休後,都沒有再出來了。”

我們跑到山頂選了個露天茶座,坐下來,他很有自信的幫我點了咖啡及早餐。我完全不用說什麼他就知道要點什麼,永遠不會錯。
兩人都沒有說什麼話,就只是那樣微笑對望著,心裏已經很開心,感覺舒服自然。
我發現他在看我,他也發現我其實也在看他。
他忽然說:“你會悶嗎?”
我錯愕的吓了一聲。悶?對著你,怎麼會悶?叫我下半生每天每秒都看著你也不會悶吧。他一直以來根本就是我的眼睛糖果。他是繼張國榮後世上唯一我看不厭的男人。怎麼會悶?
“你指的悶,是跟你在一起會悶嗎?”
粗眉大眼,嘴唇豐厚,一頭天然鬈曲濃密的頭髮…怎麼看都是漂亮男人。
他點頭說:“對,會嗎?”
我有點尷尬說:“不。”
他咬了下唇一吓說:“為何?其他人到了今天,已經會覺得我悶,又沒有話題,又沒有什麼八掛可說。”
“我挺享受陪伴你左右。從來我就是伴著你,習慣了。而且跟你在一起感覺自然、舒服。”
“以後呢?或許如果我們天天在一起,你就會煩悶。”
我堅決肯定點答:“不會。”
“怎麼你所有的答案都這樣簡短?從何時起你的話變得這麼少?小時候叫你別吵真難。”
講多錯多,我寧願對方猜想原因或解釋都不要給太多資料。有神秘感才會有下次的約會。

(第一節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