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一對之文盲


MAY MAY和我在咖啡室喝著咖啡等哥哥。
她說:“你WHATSAPP 他,跟他說我們去灣仔天府人家盧押道18號海德中心3樓,已經訂了 6點半。”
我拿著手機按,按完『灣仔天』,就跟她說:“府是那一個府?”
她側著頭不至信的看著我,“米天府的府囉。”
“天府是什麼?"
她用怪責的眼神看著我,"天府你不知道是天堂嗎?"
我低下頭喃喃自語道:"今天第一次聽到。"
她說:"現在你懂了嗎?"
我其實還是沒辦法打出來,根本毫無頭緒,"哎,你用國語說吧,用國語我才會打,聽不到我拼不出啊。”
她掙大眼睛指著我笑問,:“你不懂用筆畫嗎?” 我搖搖頭。
她的眼睛本來都已經很大了,現在掙得更大:“部首呢?” 我使勁的搖頭。
“哎!你用手寫板啦?!”
我說:“我不會寫,我只可以用拼音,而且必須是純正北京國語才行,台灣的拼不出。”
她明白了,大笑…笑到左搖右擺的。
鄰桌的客人都投來奇異目光。
“WAN ZAI, TIAN FU REN JIA, LU YA DAO 18 HAO, HAI DE ZHONG XIN 3 LOU. "
嗯嗯嗯…我點著頭,然後飛快的拼了出來。
的確比手寫板快,但 LU YA 的盧,到底是那一個爐魯鹵蘆啊?押字亦認了很久。
MayMay這個也不太能幫我,因為她用的是簡體,繁體對她來說也是難。
她把玩著手中喝完的咖啡杯說:“你不是寫了一本中文書嗎?”
嗯…(匪夷所思吧?)
“真的是你自己寫嗎?”
嗯…(不敢置信吧?)
“你全部用拼音?”
我點著頭答:“是的。”
她試探的問:“筆寫呢?”
我搖搖頭說:“不行。只學到小學三年班的生字,其他比較深的字,要看整個句子才能猜出來。”
她又再研究我:“單字呢?”
“95% 看不懂。” 她那個樂翻的樣子…..真是呢!
”怪不得他媽媽說你們已經算厲害…這真是太好笑了!“
可是我笑不出。秘密給發現了!
她眉頭已經打了個交叉,突然又問:“你是用什麼拼音的?”
我理直氣壯的答:“國語!中國的國語!”
我怕她繼續發問,便娓娓道出來說:“看書是沒問題,因為都是整句整句的嘛,可是看不懂香港的報紙及週刋。有時候即使把字能讀出來,但其實不明白講什麼,因為他們用的字都不是國語。”
聽罷她大樂!笑得彎腰。”媽呀!你跟你哥到底那一個星球來的呀?怎麼都是這樣?哈哈哈哈。”
我嘟著嘴,看著她繼續大笑。

其實,哥哥八歲被送往瑞士寄宿,跟我是同病相連。
我們倆人在香港就讀的學校又是主要用英文的,叫我們怎麼不文盲?能達到現在這個水平已經非常厲害了喇!還笑!

到了餐廳未坐好,她就興奮的、急不及待跟哥哥說:“我還以為世上只有你一個是文盲!今天才發現原來還有另一個!你們真是天生一對!笑死我了!哎,真是笑到我肚子抽筋!”

我跟哥哥不約而同的說:“這種天生一對是要抱著一起去死的!沒你幫我們說出來,我們怎麼拼?不就等如文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