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喂!你欠我們二十多封利事啊!


一直以來睡覺都會開著手機,免得香港真有要緊的事找不到我,大多數朋友都會記得我和他們有著7-8個鐘頭的時差,多數都不會在我睡覺的時間傳訊過來。
但亦有時在睡夢中還是會聽到電子傳訊的必必聲,我都會隨它而去,可是前天凌晨兩點至三點那一連串三十幾通電子傳訊的必必聲真是吵得不亦樂乎,本來不想醒轉,想賴床也真的不行。
當時還在狐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全部親戚朋友都同時傳電子訊息給我呢?難到是世界末日了麼?還是香港股市跌破大關我們都破產了嗎?想著想著…嚇得手震震心慌意亂地滾下床,爬去梳妝檯拿手機來看。

誰知道根本不是股市大跌亦不是世界末日,原來是比這兩個更恐怖….當時看到全部親戚朋友傳來的WhatsApp,Wechat…清一色傳了當天的日報頭條來,全部都是說我契娘..二十年…夫妻..等等!!夫妻?
我當了她的契女三十幾年,她一直都是單身,雖然她身邊有時的確是有親密的男朋友,但每次她都會帶回來向我們介紹。
那些出現頻密的,我會問她:“這位會變契爺嗎?你會跟他結婚嗎?”
而她每次都有向我解釋清楚誰有機會、誰沒有機會。
如果將來會常常出現在她身邊的男人,現在是什麼關係,再來也許會是什麼關係,她都有給我們清楚及明確的指引。
我肯定她是絕對不會糊糊塗塗無聲無息的跟任何人結婚,絕對不會偷偷摸摸的。
如果真的有再結婚我們一定會知道。

80年代,南下來探訪她的高幹很多,她連招待“上面”南下的所有高官都帶我一同出席,什麼領導什麼書記、都一一介紹過。
誰是誰,他們是中共何等厲害的人物、如何厲害、在做些什麼都會耐心地講解給我聽。
如果她真的有再結婚,她怎麼會不介紹那個人為契爺?
她一向最注重小孩子要懂得規矩、要有禮貌,連對著家裡的管家霞姨及私人助理伍小姐,她都要我們規規矩矩,每天都必須禮貌地稱呼她們。
如果多了個契爺,還要是已經當了二十年的契爺,她怎麼只是介紹他為什麼先生?而不要我稱呼他為契爺?
每年“自己人”的聖誕派對怎麼都只有Uncle Derek? 論男人來說,和她最親的就只有Uncle Derek。
雖然我認得這個人,也記得他何時南下,也知道他的背景、他的家人、及他為何要逃出來,但我肯定他不是契爺。
結婚證書呢?有嗎?
什麼先生如果真的是那麼親….聖誕節他往哪?
每年過農曆新年又為何沒有派利事給我?
喂喂!你欠我二十多封利事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