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住在天堂之水牛角點心


小時候每當媽咪要離開香港,就會把我和弟弟送到外公外婆家寄養。其他不知情的小朋友聽到這樣的安排,都會替我們憂心會不習慣或會很想念媽咪。但其實我們那個時候已經想一世都住在外公外婆的家,因為那裡簡直就是我們的天堂!

那裡有前後花園、泳池、狗狗、小雞及母雞、媽姐十五個,大廚師每餐都煮超好味的順德家鄉菜和廣東菜,還有外公請了一位上海師傅,專門下午來做素菜包、菜肉包當下午茶的點心。
我們一放學就急著要回去,一下車,就朝著廚房後面的一座巨型冰箱衝去,這座肥大的冰箱的門很重,小學三年級之前我都無法自己打開它,必須要找個同黨來合力拉開。
成功把門打開後,眼前總會出現很多有蓋的碗,裡面全部肯定都盛著媽姐或廚師早就預備好的“口果”。清燉鮑魚是冰箱的長期台柱,其他碗碟內的點心就會常常變化。我們通常會先抓一塊鮑魚往嘴裡塞,唔!原汁原味的鮮!太美味了!現在想起都流口水。然後再把每個碗蓋揭一揭,看看裡面準備了什麼好味的,有時幸運的話,會是我和外公最愛的烤麸或熏魚。

外公比較喜歡吃重口味的食物,外婆會吃清淡和“有用”的食物。如果外婆那天沒出外打麻將,就會有很新奇的點心介紹給我們品嘗。還記得大概4歲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像水牛角的點心,外婆獨個兒坐在飯廳的角落(而不是她平時特定的位置),我剛好經過,她便向我招手說:“過來,你吃過菱角了嗎?”
我好奇地走過去,嘴裡重複著這個新名詞 “零角?”
然後我慣性地依著她撒嬌,指著她面前一小碟奇形怪狀的點心問道:“這些都是嗎?”
外婆笑著拿起水牛角說:“這個才是菱角。要不要試試?”
我向來什麼都要試吃,當然要啦,還用問嗎?立刻往她手中的牛角張大嘴巴,這回她可樂了。她喀喀笑,擺擺手叫我停,說要先剝開外面的硬殼,吃的是裡面的肉。
我興奮地跳著說:“啊,原來如此!那麼你還不快點剝開它?我要吃啊!啊!啊!”
她用一把特別的夾鉗剝開了殼,把一小塊白色的肉送進我張得大大的嘴裏,她溫柔的看著我,還拍著手慢慢念了句急口令:“吃菱角,剝菱殼,菱殼丟在北壁角。不吃菱角不剝殼,菱殼不丟北壁角。” 當時已經覺得外婆是個挺有意思的美女。
我搖頭晃腦的品嚐嘴巴裡面的水牛角肉,唔~淡淡的甜,但其實沒什麼味道。
但因為是新食物,和能與外婆一起分享這麼新鮮的“經歷”,心裡感到無限甜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