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退休生活


大學畢業後連畢業典禮都來不及參加就已經急不及待飛到英國去當美術教師,隨後又到美國紐約的高景含博物館當實習生、然後又回到倫敦的TATE Modern 給中、小學生講解藝術欣賞。三年的遊盪後媽媽很擔心的勸我正式找一份工作,唯有又回到墨爾本,在墨爾本的電視台本來是當研究員,但第三天就給變了節目主持…媽媽不喜歡,拋投露面!

結果做了一年半後,媽媽便派了一份沒人想做的優差給我:就是到溫哥華陪外公生活。

外公不許我獨自外出,因為我是寶。他叫我寶寶…那時覺得很沒趣,年輕人嘛,怎麼一天到晚給困著?

每天清晨六點起床,到公寓下面的海傍路沿海滑直排輪,因為是清晨,沒有很多人,海傍路傍邊的自動曬水系統正開著,我喜歡衝過去,像是給英國初春的雨粉洗禮一樣,感覺清新。運動完畢後,7點正我就陪外公一起吃早餐,餐點永遠都是中式,不外是饅頭、豆漿、小籠包、水餃、素麵。偶爾是牛肉三明治。吃過早餐後,我和外公每人坐一角,他坐安樂椅讀報,我喜歡躺在能擁抱著我肥胖身軀的月灣形沙發,讀我的亦舒。沙發對著半圓形的落地玻璃窗,外面是英格力海灣,風景優美。

外公雖然獨居溫市,但朋友多的是呢,他真是大忙人!差不多每天都約一班老友出外午飯,也都會帶我同往,可是對著一班老人家,雖說全部都是出類拔萃的男生,但當年70多歲的外公已經是當中最年輕的那位了!笑死我。二十幾歲的我,每天跟9個70歲到90多歲的男生吃午飯。簡直是浪費我的青春!據外公透露,他們都是他年輕時在上海的攝影會會友,大家後來都舉家搬到香港,也會一起參加沙龍比賽。時不時都會見面。
當時我很感動,因為他們經過了世界大戰,各自帶著家人逃難南下,理應只會各散東西,卻又能在異鄉再度重逢,而且友誼依舊!原來人生也可以這樣的。看著聽著他們壞懷緬過去,真是感慨萬分。心想,原來陪著你終老的也可以是朋友。

有時我就是不願去,他們說的都是寧波話、蘇州話、上海話,我聽什麼都是用猜的,我寧願躲在家中自由地在大廳唱歌跳舞(清唱)、亂跳。雖然那邊烈治民區的KTV應有盡有,台式的日式的,港式的,開得成行成市,熱鬧非常。但,離家很遠。雖然家裡有司機和管家,但沒熟人帶,我是不許隨便外出。

我為了能夠出外,每星期我都會跟管家去超市、去菜市場,連司機去買中文報紙我也要去!外公去理髮,我也要跟。總之,可以跟的,都去!現在想起也覺得好笑。

下午陪外公吃茶點,家裡的廚子做北方菜上海菜做得很不錯,所以茶點亦算豐富。如果天氣好,我們會到下面的海邊散步,吹吹海風。然後再回家吃晚飯,飯後外公看錄影碟看大陸劇,對我來說又外星語,聽久後會頭痛,所以我向外公拿了個免陪金牌,我說我必須繼續培養我的藝術細胞。

我會到家裡附近的畫陶瓷店拿一些材料回來畫陶瓷。
IMG_3128

IMG_3129

嘻嘻,其實換個角度去想,有誰二十多歲就能過這種悠閒的退休生活?
能夠這麼無憂無慮的過生活真是非常幸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