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馬天如


寫狄娜沒什麼問題,因為寫她的人很多。
她也比較容易寫,因為我的記憶裡大部分和她有關係的多得不得了。
她在世時,我們隔天通電話,無論我們身在那處,一通電話就找到了。
媒體記者要找她,相熟的就打到她的秘書或助手那邊去。不怎麼熟的還要拜託行家,隔重山,還是要求人要拜託別人。
我找她或是她找我,是直接的找,沒什麼困難。

至於她的愛兒我哥呢,比較難找。
我們兩人之間如果沒有緊要事宜在進行中,基本上是你有你生活,我有我生活。
有時突然很想念狄娜,沒人說,才會通個電話,說說舊時。
有時,我寄通電郵過去,他會幾星期後才回我。
我也不急,只不過是問候幾句罷了,回不回,隨他的。

我發現很多人對他都很好奇,他,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首先容許我帶大家回到我的teenager 年代,以teenager對teenager的看法。
剛上中學,回港放寒假,樓下的狄娜阿姨說:我有一個孩子,跟你差不多大,你們兩個做朋友吧。
就那樣,我們成為了朋友。
他年紀確實比我大,去浦,我還是真的不夠『秤』,怎麼裝扮都不能蓋過孩子氣,沒法混水摸魚的偷進年齡限制是21歲的夜店。
我和他最初只能在家玩。
玩什麼呢?躲在家裡聽唱碟啊,聽情歌啊。
那個年代還是用黑膠碟和錄音帶的年代。
他會做錄音帶追女朋友。我在旁邊幫他。至於是怎麼的幫法,我都忘記了,哈哈。
他當時也不夠『秤』,沒車牌,不能開車,大家的自由度很低。
去那裡都只能是司機戴。啊,還有,最厲害的大概就是乘的士。
對了,我們坐得最多的就是的士。
做得最多的,就是陪他媽媽去文華喝茶。
我們兩個也會自己去文華喝下午茶。
大家放假後回外國繼續念書,互相通信,他寄來的信是用打字機打的,我比較喜歡用筆寫,還會貼上得意的貼紙。

後來他有車牌了,買了部開篷跑車,沒冷氣的…
我們也學會了抽煙。
在車上,他負責開車,我負責點煙。
我把兩根煙塞進嘴裡,一起點,點完了,把一支遞給他。
有一回,他說:你啊,真的害死我了。我給我女友懷疑啦,那天我在開車,我叫她幫我點煙,她反問我誰跟你這樣親密?會直接用嘴巴幫你點煙?嚇得我冒了一身汗,因為我當時不記得是你,我就說:不是你嗎?她很兇的問我,當然不是我,你好快點告訴我是誰了!
哈哈,真好笑呢,後來他記起來了,便老實的說是妹妹啦。
他當時的女友,聽見是我這樣幫他點煙,就咧嘴笑。她們都寵愛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