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寫便多寫

其實,我身上有很多把刀,但不是把把都利。
只有寫,我才有一點點把握。
我也會畫畫,但家裡已有一個畫家。
而且,作畫很辛苦,我還是比較喜歡寫。
寫作,靈感來時,拿起筆便能創作,而文字比作畫便快完成。

文字,對我來說,從來都是比畫像更精彩。
畫裡面的顏色都給你配好了,沒有什麼想像的餘地。
文字進入我腦袋後,都會立刻變成圖像;
看書的時候,故事裡的人物都是活生生的。

小學五年級,偷偷拿媽媽的亦舒小說來看,還記得那本叫《回南天》。
幼時,每年暑假媽媽會帶我和弟弟到 Hong Kong Book Centre,和其他書店買書。
我看書都跟我爸媽一樣,中英並頌!什麼都看。
由兒童小說作家冰心、何紫、台灣的白仙勇、皇冠出版的三毛、劉以鬯、金庸、看到香港寫實女作家李碧華到言情小說亦舒
到近期的九把刀…
我媽說:[多看,就能寫。]
對了,不看,腦中怎會有那麼多字?平時說的都是英文…..

初中時期,我自己開始嚐試寫。
從那時到現在,已寫了幾十個長篇故事,有些是重覆寫完再改再寫的。
心偷偷想,很小聲的跟自己說:有一天,也許我寫的都能出版吧?
後來,因上大學,功課忙,然後打工….沒再寫了。

直至,在東周刊看到梁小姐的文章,又激起我的寫作慾。
從前我跟她的書信來往都是我用英文,她以中文回覆的。
她常說,“中國人,一定要懂得用中文啊。”
於是,我便很用功地學用拼音打中文,然後把我寫給她的第一封中文電子信寄去她當時在東周刊的電子郵箱。
她收到後立刻回信,也立刻打電話給我鼓勵。
本來我學中文打字只是想寫一封中文電子信給她的,後來,既然學會了,就應該繼續,不應隨便放棄。

然後,梁小姐更常常鼓勵我,叫我能寫便多寫,不要放棄。
所以就開了這個部落格,借用部落格來迫自己練習。

在此我深深感激梁小姐對我的鼓勵和支持。

廣告

倒瀉籮蟹

外公跟董伯伯是幾十年的老朋友,所以有很多機會見到他老人家。
記憶中,董伯伯長得像個佛公。
圓頭圓腦,肥大的耳珠,看見我們都總是永遠在笑。
和藹可親,又好客;他們一家也很客氣,我們大家時時禮上往來。
董伯伯跟外公一樣很愛吃蟹,特別是大閘蟹。
一年一度的大閘蟹季節,整季外公每晚都要吃上好幾隻,他是真正的蟹痴。
我們家買蟹都是以一籮籮計,而從不會是每隻計。
而且外公極闊綽,幾乎晚晚都在香島道的大宅設大閘蟹宴。
董伯伯跟董伯母當然也是常客!

有一年的秋天,又是大閘蟹的季節。
我還在上幼稚園,媽媽開著黃色兩座位的小跑車來接我放學。
一上車,就聞到有腥味,而且聽見沙沙霎霎聲。
我很八掛地從前面的乘客位子伸過頭去後面看。
興奮得拍手大叫:[媽咪!是蟹嗎?能養嗎?我想要小狗啊,但蟹也好吧?]
媽媽沒好氣的笑說:[是大閘蟹,吃的。不能作寵物,你最好不要給他們起名子。]
當時有點失望,但大閘蟹啊!我也很愛吃…唔…想著肥美的蟹蚶。
然後想了一想,又問媽媽:[你平時不會買的啊,為什麼你現在又買?你不是說你不懂煮嗎?]
媽媽也皺眉頭苦笑:[我不是不懂煮,我是不想煮….那麼殘忍,生勾勾的!(活生生的)… 不是我買的啦,是董幕節伯伯送的,唉!真是很客氣…..我要拿去你外公家,叫廚子煮啊….真殘忍…]
說著說著…我突然看見腳底有隻蟹,它好像迷途了。
突然又想起,蟹啊!有蚶的!便立刻把腳縮起放到座位上。[媽咪 !?]
媽媽:[我說過多少次,媽咪開車不要亂叫!]
我再往腳底看,咦!又多了一隻….心覺不妙。[媽咪,蟹,跑出來了!]
這時,媽媽顧左顧右慌慌張張的問:[什麼?你說什麼?不是吧?在那裡?]
我把兩腳舉高說:[在我腳底,兩隻。]我趴高往後面看看說:[還有,在後面地上….都跑出來了….]
我媽即時慌作一團,立刻把車停在一旁;
然後,她把車門開了,並又趕又請又求又送的把所有大閘蟹都趕下車…..放了它們走。
我站在一旁,很惋惜地看著大餐….一隻一隻的離開黃色小跑車….

董幕節伯伯一翻心意,很浪費呢….
不知道,當時跑馬地上藍搪道的途人有否看見很多大閘蟹在逃跑呢?

往外跑

其實家裡是不准我們往外跑,亂識人,亂跟人做朋友。
不是高傲,而是怕我們被騙,或被人利用。
但我們都總是不聽話,總喜歡亂交朋友,蠻以為朋友越多越好,都是錯的。
現在長大了,小時認識的朋友雖多,但能維持的很少。

從前有一個暑假,我在太古城學溜冰,溜冰場其實真的品流複習,亞飛哥一大群。
但因言語不通,我都沒能交上….真是萬幸!
記得班上有一個比我小的女孩,她跟我是同校,所以也算談得來。
比她大五歲的哥哥常來接她放學,並會請我們吃點心。
我第一次跟男生約會就是這位哥哥了,當時是她做媒人的。
現已不記得他的名字與樣貌了,只記得我為何拒絕再跟他出外。
他,很自大、傲慢….最白癡就是說謊被我識破。

當時我們約在中環見面,他開一部波子接我,看我年紀少,以為我沒見識過:“你一定沒坐過,我爸買給我生日的,來,我帶你去兜風。”
我忍著不跟他計較,心只覺好笑…..
然後請我去吃午飯,去的地方都是他以為很高級,我沒去過的地方。“我平時很愛到文華吃午飯,我帶你去。”
媽啊!本小姐是吃文華長大的,三、四歲已天天跟外婆亞姨到那邊吃下午茶,你少跟我來這一套!
但,我仍然保持緘默,只是對著他笑笑。
談話間他知得我很喜歡狄娜小姐,便跟我說:“你知道我們家跟狄娜是鄰居嗎?”
我聽後,打了個凸!心想,不是吧?終於忍不住了,我回敬他:“是現在的鄰居嗎?"
他很傲慢的回答我:“那當然啦,不然你以為是舊時嗎?”
我還是保持我的禮貌,“真的?那你家在那裡?“ 我想看看他的謊話要說到那裡才懂停。
他笑著跟我說:“馬己仙峽道17號!”
唔,地址再正確沒有!怎麼我從沒見過他的呢。
然後我把目標轉移到他身上,很想搞清楚他到底是否在說謊,而目的又在那裡。
於是我便問他:“你家住在馬己仙峽道17號,那,你們買的還是租的呢?”
“當然是買的啦,我們家是印尼華僑,我爸做木材的,很有錢,我們從不租的。”
聽罷,我當場忍不住了,笑翻!
午飯後,他本想再帶我兜風,但我堅持要他帶我回家。
他跟本沒可能是住在馬己仙峽道17號,他全程都不知我在帶他到那裡。
直至他駛入我們家的私家路上,還不知他的謊言已被識穿。
我下車時忍不住回敬他一句:“要上來坐嗎?我可去看看狄娜在不在家,介紹給你認識可好?她就住我樓下。 還有,這棟樓的單位全是只能租不能買的,屬我家所有,如你爸想搬來跟我們做鄰居,請聯絡HONG KONG LAND。”

最討厭說謊的男人。

後來,很久的後來,我又再與上另一個….下次再寫。

奶奶養生之道(三)

不要亂吃!
要把有益的食物放進身體裡。
有益並不代表味道不好啊,外公和奶奶他們連口果也很好味,又極有益的。

秘製燉鮑魚:
最原味的鮑魚,沒添加其他配料或調味,是外公家裡冰箱常有的口果。
小時候,我喜放學後,打開冰箱用牙簽拿來吃,每次品嚐一兩快就夠了。
這樣長期服用才對身體好啊。

蜜糖水:
一進門,奶奶便叫我喝一杯蜜糖水。每天如是。
後來發覺,奶奶家的蜜糖不是你們平時能在超市可買到的。
而是她老人家叫鄉下(增城)的人帶出來給她的。
是新鮮採集的蜜糖啊。
應該是廣東增城掛綠蜜吧?
味,清甜。沒有酸味….我很愛。
每天早上空肚服用,有令皮膚滋潤、光滑,有彈性,可用於治療口腔炎和咳嗽,又有潤燥通便的療效。

奶奶養生之道(二)

我家奶奶出名很懂養生。
她老人家已九十三歲,但你不會從她面上看到一絲證據。
她全身皮膚仍然很緊,很滑,而且白裡透紅。
冰箱中放著很多魚翅,一打開冰箱門,你會看見一包包已發好的魚翅,山泥傾瀉般湧出來。
她才不管你們說的什麼殘忍不殘忍。

曾經聽見某人說:“哼!魚翅又不怎麼好吃,我都不知你們家幹嗎那麼愛吃!我不是吃不起,我只覺不好吃而已。”
我們吃翅不是吃它的味道,而是魚翅有豐富的骨膠原,易於吸收。
所有女士現常買的SKII,什麼Pitera,什麼骨膠原….塗在皮膚上的東西怎會比吃進身體內更吸收?我奶奶不會錯的。

冬蟲夏草:
奶奶湯裡常見的一堆東西,小時候,用很懷疑的眼光看著它,然後奶奶總會苦口說:“很有溢的!很貴!快吞下。”
對了,真的很貴,就那麼一點點就要萬幾銀!
某人去看中醫,給推銷了一大盒現磨的冬蟲草粉末,叫她空肚跟溫水服用。
我沒這樣服用過,我還是喜歡看著一條一條的蟲草,一整碗的湯喳那樣扒,像扒飯那樣吃。

最愛花膠:
花膠又稱魚肚,富含膠原蛋白,是人體的一種非常重要的蛋白質 ,主要存在於結締組織中。 它具有很強的伸張能力,是韌帶和肌鍵的主要成份,膠原蛋白還是細胞外基質的主要組成成分。 它使皮膚保持彈性,而膠原蛋白的老化,則使皮膚出現皺紋 。 膠原蛋白亦是眼角膜的主要成份。

鮑參翅肚中,我只不吃參,其他全吃。我的皮膚白裡透紅,永遠漂亮,永遠年青….
我活得很快樂。

寫不出

寫散文理應比寫長篇或短篇故事容易。
但有時,即使有心癮,但腦裡不流半滴墨水,也是難寫。
所以,今晨8時起來後,先到處房調一杯墨汁來喝喝看。

我所為的墨汁,其實不外是一杯茶,今早上喝紅茶,午後喝普洱、下午有時喝鐵官音、龍井,有時喝其他中國茶…晚上至深夜我喜喝台灣高山茶或蘭貴人。
不過,我們家一向慣用武夷岩茶大紅袍作英式紅茶用,而不是用英國混和調配的茶葉統稱~早餐茶。
大紅袍在我們家只會是下午四時才會出現,平時飯後喝的都要是普洱。
茶,在我們家是很重要的日常用品,每天奶奶及外公都要喝上好幾杯特級普洱。
兩家人用的都是雲南西雙版納產的普洱茶。
家裡的普洱茶餅是圓圓一大塊,中間有凹陷的空位,屬古董茶餅。而茶餅內放有一張糯米紙、印有同昌老號或百年同慶號的紙,稱為“內飛”。現今市面上能買到的茶餅是貼有雲南七子茶的紙,跟家裡現存的陳年普洱茶有所不同,外公跟奶奶每天要喝的已是買少見少的絕品了。
我自小便喝這個,習慣已不能改,而且對茶的要求高,用看和聞也能分別出古董茶跟新茶之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