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缺

Character = 性格
一個人的性格大多會從他的家庭背景、教育、家教、成長經驗影響形成。
所以,你身邊的朋友如一起長大,從同一小學出來,性格上或多或少也會比較相近。
但,長大後,你會遇到很多跟你性格完全不一的人。
這是正常的啊?!
你大叫: “不能接受!這人是瘋子!“ 那又如何?
因為跟你不同,你就要別人收斂嗎?
你就有權要別人扭曲性格來配合你嗎?
你為什麼不去改自己?去配合別人?

廣告

活在假設中

就是因為太后很愛發問、查根究底,我們小時候跟她一起住在倫敦的日子猶如每天被ICAC盤問一樣。
我們四個那時的感情應該是一生中最親厚了。
每天都為著不要被太后亂盤查中,而被她發現些能被痛罵的幾會而每分鐘都在夾口供。
為防錯漏,我們每天都會慣性地相約先在家門外夾口供。
遇上大事時還會想出很多個假設來練習到時被分開盤問時應怎麼對答。
還會很精密地練習排位,背答案。練出精湛的演技和能自編自導自演的絕技。
太后通常都會先四個一起問,然後再來就是女跟男分開問,最後就是分開獨問。
只要其中一個把持不住她那種從複盤問的方法而崩潰下來,她就可以把我們四個周密的供詞徹底攻陷。

她的問題不但刁鑽而且她很喜歡用誤導你的方法,例如對你說你已被其他人出賣了,你還是乖乖講出真相。
(很懷疑太后是不是ICAC的首腦。)

刁鑽盤問方式包括:

  • 不斷要你從複說出事發經過,但她卻是用不同重點來拷問。
  • 不斷要你形容時間和地點的關係。
  • 不斷要你形容當時各人的位置。
  • 你答完一條問題後,她就用你剛答她的答案來反問你為什麼XXX?和你當時的想法和感受。
  • 她還會用很多條件跟你交易,誘餌你去供出其他人。(不過,我們都很聽話,所以她從來也是敗在我們之間的義氣中。
  • 你說,這些是不是真的不是常人能招架的啊?!
    而且就是因為訓練有素,我們才不會上當。
    在眾多兄弟姐妹中,那時我們四個真的對對方100%信任。
    差不多沒有試過在太后面前出賣過對方。
    這種義氣,這種親情其實十分難得。

    二家姐,仔仔,查龍:很懷念我們的舊時啊。

    太后

    我奶奶不是一般的93歲老太婆。
    她精明嚴厲,處變不驚。
    認識她的人都會認同她是太后。
    我們每人都在她的掌控下成長。
    她的掌控方法,就是不能知情不報。
    我們每一個都活在隨時被出賣的可能性,所以姐妹兄弟之間都會永遠存在互相不信任的懷疑中。
    但兄弟如手足卻又是奶奶一貫的家訓,做人要講義氣。
    所以我們即使葬身過在被出賣的地獄裡,最後也能諒解對方,原諒對方。
    感情都能很好,但要跟童年那麼好就不可能了。
    而奶奶到今時今日仍能像慈禧太后般把家裡每個人都全面掌控在手心,就是因為誰都對她敬畏。
    她的眼向你一瞪,你就絕對不敢動,連話說到一半都立刻停下來,像個啞巴。
    不過,太后掌控的大家庭,就如一個小社會,有好人也有各懷著鬼胎的人,為著自身的利益陷害你。
    所以我們都學會了:防人之心不可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