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姐姐之三~驚嘆的甜品

吃完三道菜,變得有錢的過程也說過了。
餐廳侍應恭恭敬敬地送來甜品餐牌。
“啊妹!我今天很開心啊!”
“等等,我們還未吃甜品,這裡的蛋糕全城最美味的,一定要試!來,我們揀一個。”
她一臉迷罔的看著我:“你來點吧。”
我們點了全店最貴和要等三十分鐘的Marie Antoinette’s Crave。

說說這個甜品,她是一整個蛋糕,而不是像餐牌上其他的一塊一塊的cut cakes。
Marie Antoinette 是法國十八世紀最奢華的女皇,一個像她的蛋糕又怎能只是一塊呢?
鮮奶油包著小小圓筒形的開心果蛋糕,外面用很多粉色一小塊一小塊的Macarons點綴,蛋糕頂放了一大塊 shocking pink 的棉花糖,霸氣十足的驚艷!有如女皇她本人駕到。
她從廚房出來時,在座的客人都轉過頭來看。
侍應把"她"放到我們的面前時,二姐姐忍不住歡呼!
“嘩!妹!跟你一起真的很好玩!”
“唔,是Marie Antoinette really knows how to make an entrance!”

廣告

二姐姐之二

我帶著已對香港不太認識的二姐姐往中環的太子行去。
“Sevva,你有來過嗎?”
姐搖頭道:“妹,你一定要告訴我怎麼能變得有錢。”
“嗯嗯。等一下,坐下來我們慢慢說。”
步入 Sevva 她就知道這裡很高級….而且我應該是常客。
一個頭盤也要$380….貴死。
姐呷一口蘋果青瓜汁:“你常來這裡嗎?”
“嗯。”
她四處打量一翻:“風景很美啊。”
這倒是對的,真的很美;太子行的頂樓,居高臨下,不但能看到360度繁華的中環,還能欣賞對岸九龍的景色,晚上來更美。
“那有比下午優閒地坐在這露天茶座,看著對面商廈裡的白領在忙更有偷閒感更寫意?”
這時我很滿意她眼裡滿滿的驚嘆號!
“姐,有錢不懂花,是沒有意思。有錢就要懂得怎樣去花,怎樣才叫活得精彩,越花越精彩就越會有錢。你越想精彩才會去賺。你明白嗎?”
這回輪到她嗯嗯嗯了。

LV用來買菜

(堂)二姐姐嫁到星洲後,覺得自己變得很富有。
變得很看不起家裡的人,變得很虛榮….
跟我一起長大的她,從小就很親….後來連看我一眼都…唉。

從前她很看不起我,我是知道的。
因為她搬到星洲後,我還在社會掙扎,她覺得女人一定是要嫁人,還要嫁得很好那種。
她住高尚住宅區,我租住Studio,很多年都沒有自己的家。
她聽家人說我很窮…
當時我的確很窮,試過連電費、煤氣費也沒錢交,一星期打三份 part-time。
連搭車去和嬤嬤吃飯的錢都沒有,真的很窮。

但我一直在等她變回從前的二姐姐,等了好久。
我想了好久,是為了什麼我會失去這個姐姐?
真的是因為我很窮嗎?
好!讓我來做個實驗…
首先要讓她的眼先到我這邊看,後再讓她看通我仍然是小時候的那個妹妹。

今次她回來,經過我精心佈署….我等到了。
但,我很失望,因為她真的很那個….
她會看我都沒別的原因…原來都是虛榮心…

星期天,我們家庭午飯,她看著我帶著的 HERMES 包包,驚訝的問是真還是假的?
我答:“有假的嗎?我不知道啊。”
她說第二天要來我家看看我收藏的名牌,我答應了,還特地在中環的Sevva訂了位請她吃午飯。
她一進來,便看到廚房地上的LV-Never Full包包,裡面還放了菜。
她一臉驚訝:“你!你的LV怎麼放在地上?還用來放菜?!”
我走過去,用腳踢開包包:“這個是 NEVER FULL,不是用來買菜,用來幹嘛?要喝些什麼嗎?”
然後,驚魂未定的她,走在我前面,指著地的上的行李又驚嘆:“妹!你的行李都是LV!!!”
我沒什麼的答:“皮很有彈性,可放很多東西,又輕又易認,全機只有我的行李先出來!好好啊。”
“妹,你是用什麼方法,變得這麼有錢?”
“用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