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叫得出名字的好味


從前在香港,我是不會吃豬大腸和豬肚的。
每次看見別人在吃時,我都看得入神,其實很想很想吃。
但就是不敢,因為還未放入口中已覺有異味。
這裡的豬大腸洗得很乾淨,上次那碟綜合滷味中的豬耳朵、豬肚、豬大腸,好吃得我差點把碟也吞下,來這裡吃這些就是廚子的功夫手藝。

大腸粿仔湯,又粿又仔….名字一看就覺得很台。
也覺得它應該是那種食客坐在路旁大排檔吃得很滋味的東西。
聽了三次,無論他們說得快或慢我都無法跟著念出來。
台語聽起來都溫柔得像唱歌(不罵人的時候)。

大腸=豬大腸,粿仔就是蘿蔔糕。
但不是我們香港很囉嗦的那種,她是一塊全白色很自我的蘿蔔糕。
跟曾經聽起來很尷尬的豬大腸、和韭菜一起放在一碗很清甜的湯裡面。
真是少一點自信也辦不到!(我說的是大腸和蘿蔔糕啊。)

廣告

One thought on “無法叫得出名字的好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