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香琴


她親口告訴我:『我原名是李瑞琴,不過我爸爸說…你要做演員,個瑞字不夠響亮,改為香啦。』我其實對她的認識不多,但從小便看她演的戲。小時候放學回家、第一件事永不會是乖乖的換校服、洗手、吃午飯。第一件事一定是開電視,看我和弟弟最愛看的粵語長片!就讓鄧寄塵 鄭君綿 鄭碧影 馮素波 沈芝華 陳寶珠 蕭芳芳 薛家燕 王愛明馮寶寶 紫羅蓮 張英才 譚炳文 狄娜 肥肥 還有一位樹下老人叫劉刻孫 陪伴著我們做功課吃午飯。有時那個西宮娘娘出現,嚇得我和弟弟立刻跳起,躲到sofa後面。聽見她那把惡聲已聞風而驚!你都米話唔西利!如果當時有人請她叉著條腰瞪起對眼拿個惡毒樣出來、在電視對我們說:「快D做功課呀!」一定有效過媽咪同老師講一百次。不過,好彩冇!除了下午看黑白的她,晚上也看到彩色的琴姐,就是TVB翡翠台120集的長篇劇集-講家族鬥爭的狂潮-她好像是程太。還在讀幼稚園的我、已在看家變,已懂得問媽咪外公收租的樓宇是「鹹水樓」嗎?記得這劇集都有琴姐份!後來在《網中人》她同關海山 鄧碧雲 南紅 周潤發 繆騫人 鄭裕玲演對手戲。我問她什麼時候才會退休。她坐在單人皮sofa裡,很祥和地說:「當我再記唔到台詞時。」…. 我思量著她這句話,覺得很佩服,她退休的理由不因老、不因累,而是很簡單。當一個演員再記唔到台詞,就真的要退休了。「我拍完戲收功回家,晚上十一點幾還要讀劇本,不但要記自己的部份,還要記埋其他演員的,要做反應嘛!不過就算唔記得都唔會鬧我…」她真可愛。我十一、二歲被送到英國寄宿,由1982年至1989年她在TVB演的電視劇集我全都沒看過。就只有她離開TVB之前最後一部電視劇集《他來自江湖》我放假到唐人街租帶回家看。她飾演明師奶(吳孟達-何英彪之姊,萬梓良的母親),這劇便是我看完又看,看了幾十次都不厭,而且令我覺得原來琴姐演喜劇比演奸妃、後母、情婦等形象更突出。還有在1992年一部賀歲喜劇片《家有囍事》她飾演奶奶跟飾老爺的關海山一起坐在sofa上給大嫂-吳君如用吸塵機吸身那一幕,我想起來還會大笑。可能你們沒發覺,她是有份在蕭芳芳的《虎度門》電影裡客串一小角,雖然只有一分鐘的戲,但我已覺得很出色!話說她們都是演員,相約一起去學英文,對著個鬼佬老師用英文介紹自己,個鬼佬老師問:「What do you do for a living? What is your profession?」蕭芳芳答:「I play MEN。」然後個鬼佬問琴姐:「What is your name?」琴姐:「Lee Hong Kam.」鬼佬:「What does it mean?」琴姐:「…. play the piano..真是對牛彈琴呵!哈哈哈哈!…」那段對白雖然短但她演繹得很精采,又夠自然。當然會自然啦,她就是在演自己呵。1996年亞視的重頭長劇《再見艷陽天》飾演金姨也深入人心。看了她演那麼多好人是有點悶吧?李香琴以扮演反派角色稱著,尤其陰險角色和奸角最出色。2004年她的陰險、毒辣,又再重現於亞視的長劇《愛在有情天》。但這回不知是我長大了還是那個角飾:陰險中帶點感性,毒辣得來又有點淒涼。試從她在戲中的角度來看,在那個年代,那樣的環境,不毒辣,不陰險,又怎可撐起成頭家呢?我的嫲嫲也是獨個兒撐起成頭家,她的兒子又唔生性,D女又嫁得老遠!要成班人順從自己,唔惡,唔辣點得?十二月頭我跟家人坐藍寶石公主號郵輪遊亞洲幾個地方,碰巧琴姐也與家人坐同一條船。這十日的旅程讓我可以近距離看看這位演戲演得出神入化的老戲骨之外、還認識了她們一家人..外孫、女兒、女婿還有她可愛乖巧的曾孫女Candy。這次的郵輪假期真是精彩!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