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適應

非常難適應
太多人 想在我身邊 揾錢
可怕至極
我都看到他們那種 笑

在香港 常常要 堤防被出賣
在香港 要常常很小心
香港人 說很多謊
你們叫客氣話
香港讓我很累

我絕對不想變成香港人

還好 我有很多小學同學 到現在還是非常要好
他們不會出賣

香港人

發現太多香港人的觀念 很差勁
都覺得自己對
都覺得不一樣的事情都是錯
覺得自己沒有遇過 經歷過的 就是誇張

穿什麼 戴了什麼
瘦啊 要瘦啊 瘦到三號風球就會被吹起
我是用袋 不是用牌子

你啊 這麼大個人 著到咁 人地笑你啊
我不是請你來改造我 我是普通人 沒有要做明星

妹妹姐姐姨姨們都說:他 不是你杯茶
哈哈我不隨便與人喝茶的 所有人 未深入認識之前 都是咖啡

不理會任何人說什麼 笑什麼
不用理會別人說什麼 自己做自己 婆婆祖母媽媽教的

所以我喜歡頭戴一隻黃色的大海星 笑吧
穿田園風味的eco cotton 的裙子 再笑多點吧
穿紅藍横間的襪子
穿紅色短靴
自己開心

笑吧

不留

這週,全部關於 留或不留
我無辦法
一隊工作上的夥伴,全部 無用 慢慢來 我怎麼可以讓你慢慢來
我現在就要收拾好
然後開車!工作快車!
衝衝衝!

卡文傳短訊來罵我
她罵的所有我都覺得很好笑:
我當你朋友才告訴你,你小事化大,所有事情都誇張
(小姐,never make your boss your friends, NOT FRIENDS. 是你自己搞錯吧?)
(對你來說,當然所有事情都誇張,平凡與我無緣。)
你不要日日狄娜!
(這個艱難,我在寫小妹妹與狄娜,並會在未來出版。你們是秘書助理,一定有機會開會的時候聽很多狄娜。覺得不舒服,那麼你根本不能在我身邊做事。)
外面的人會在你背後笑你
(笑吧,我一點都不怕!完全不關我事,我不理別人說什麼或笑什麼,我是從谷底爬上來的,莫說是笑我,連被插到變箭豬,被陷害,也不會怕,我都全部經歷過了。)

卡文自己話不做。

伍小姐教的:要走的不要留,出了門口的,不要讓他們回來。連貫性的其他人,立刻全隊換人。
我先觀察一下其他人吧。

力量

一直以來
不戀
不愛
因為不夠時間 浪費 在 別人身上
而且,像我想像的一樣、香港人,走得太近、無論什麼關係 都是浪費
全部都玩心裡戰、不會好好交往、都幼稚。
分手要力 – 心 身 神 全部 要一致才可以聚集力量。
把自己拉出去,向光明走去。

新關係也要力量
身體不好
即使有5D力量也沒有用
身體要有健康才可以利用自然力量增加自身的力量。

告訴自己
對你不好的
都不好要

快跑

不是不尊重

在醫院裡
我發現 其他人都稱呼 醫生為 王叉叉醫生 梁叉叉教授 叉叉叉大國手
只有我 自然地 當他們是 幼稚園同學仔
直接高興地高呼 任何醫生 為叉叉叉!

我不是不尊重他們
不是不確認 他們在社會及地球上的地位
不是這樣

只是 就連公主 皇爺 皇帝 我都是這樣直接稱呼
完全不覺有何不妥
他們亦沒有要求要加尊稱
介紹的時候 都是只有名字

對不起 我還沒習慣 香港

大人物 (小妹妹與狄娜)

我們去亞洲電視開會
那個節目叫星星之火
開完會後
狄娜小姐叫我跟著幾個大人物去飯堂吃晚飯
臨走前 她在我耳邊說 不是他們所有問題你都必須回答
我點頭 明白
她和伍小姐要準備更衣化妝錄影

兩位大人物和秘書及一位太太 一堆陌生的大人對著我
字典叔叔先發問:你是她女兒嗎?
不是
大人物秘書1追問:你是她的誰?什麼關係?
我從豉油雞飯中抬頭:我是她的朋友
秘書2 又問:她是你家裡的朋友?你媽媽的朋友?
我反問她 “小孩就必定要跟小孩玩嗎?小孩就不可以跟大人做朋友嗎?”
那位太太就笑著說:“說得也是。”

回家的車途上
狄娜小姐問我:他們問什麼?
都不就是 那些 我是你女兒嗎?我們是什麼關係?
你怎麼答?
講真話

簡單基本要求

他們都說 就是你
都說幫你、買給你
都說會照顧你

又真是會隔空照顧

一直只希望能借點力
給點意見
失敗或被欺負後
安慰一下,並說不要緊
有事的時候 會問句 Everything Ok?
讓你靠一靠 避一避
外面風大雨大的時候 護著你、擋一擋。

他們全都假。
總之最基本的都沒有。
根本不知道 關心在那裡
當然不是愛

他們全部都有一個共通點
有事的時候 有難題的時候
無論公事或私事或政治
這些本來都是大男人的事
結果全部都變成關我事

我當打工 心理平衡

感覺像養精靈寵物。
很貴的寵物
他們都說珍貴 都不捨得

所以 從來保持距離

炒魷魚

很怕炒人
以前,都不知道說什麼
不說,他們又一定要知道
說完當然 不高興

即使IQ高 但所有人EQ都底
會設法再掏多點錢
所以有時候 家裡要炒人前後 就會有保鑣

現在學會了
炒人不留情 但一定要給面子

試寫室

拿不定主意,所以在這裡試寫。
請多多包涵。
如有錯字、別字,請各位指教。
謝謝。

斷腸草

我在找斷腸草。
它是用來解情花毒的草。
原來往絕情谷走了一趟。
中了情花毒。

下個禮拜還要打顯影針…
照MRI。。
我最怕。
死火了。

我早前請幸運鴨鴨幫我帶信
指明有空請送他回家
可是都沒有回來
可憐的幸運鴨鴨
什麼地方都沒去過
一出門就被困著
回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