鴕鳥蛋

對於家務助理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有心”,要專注,不要常常忘記這忘記那。
不用煮飯,不用帶狗狗、小孩…
但,她自從回鄉探親回來後,我一直在欲哭無淚及無奈間徘徊…
先不追究她把 4 分鐘的蛋,她煮了12分鐘。
但餐桌擺位她絕對懂得的,她在領事館當了家務助理15年的經驗,根本在她回鄉之前,她是懂得的。
但今天,她放了隻大湯匙….
我第一個想法就是,要用上這麼大號的湯匙,我今天吃鴕鳥蛋嗎?
我看了後,問她有看見那裡不對嗎?
她真的赴下身去仔細看餐桌上她的傑作,然後還滿意地笑笑口回頭問我:“有什麼不對嗎?”
終於我沒好氣的問她,今天你煮了鴕鳥蛋嗎?
她還好有戲/氣那樣理直氣壯地回答我說:不是你叫我煮雞蛋嗎?….

激死我了!

廣告

應該是說終於怔怔的面對著恐懼,已經隱藏在我腦海海底裡幾一萬年的一團黑色的恐懼,
它是活的,而且一直在變大,就像癌細胞,它們本來就在裡面躲著。
小時候一直有話想說,可是你總是在:看電視,不要吵。看書,不要吵。吃飯,不要說話。
然後就是天天藤條揮舞,都不記得為何要打?
點解?為何你永遠都是先相信別人?為何我永遠都要係蝕底那個?
為何我一出生就注定是做蝕底那個?
禮讓..要有禮貌先會讓!

數學題,答錯了,爸爸使出了無影手,拖鞋—耳光。
老爸,現在你問我倫敦的 area codes 問題,我解到嘴腫你也不懂,我也想…拖鞋—耳光 你啊哈哈哈。

如今,生病了,你們突然想起好像有我…就來一起過著愉快的生活?

猶疑不決

租是交了,新屋鑰匙我已經有,但搬運要排期。
現在室內還是34度,汗流浹背,前額一直飆汗,一路寫一路滴,我真的從來沒有這麼熱過。
窗外一丁點風都沒有。
我到底是不是又要焗住睡?到底是不是又要變成一隻蒸包?
我到底應不應該去新屋睡?啊?
那邊什麼都沒有呢,床都在這邊。
怎麼辦?

我再想想..
怎麼搬東西去那邊睡…

炎熱

外面32度C,這裡室內38度C,客廳34度,睡房40度,叫我怎麼睡得著啊?
沒有冷氣。英國從來沒有這麼熱過,真是一年比一年熱啊。
都曬得古銅色了,都快變土人了!
在香港,我們有冷氣,沒有冷氣會死人的嘛!
倫敦又比鄉間氣溫高幾度,因為沒有樹。
但今年英倫鄉間草地都給日頭曬得乾旱了,我還以為去了澳洲呢!
平時綠柔柔的一大片,片山片野都是柔潤的綠草,今天是覆蓋了整個英倫的乾黃。
牛羊都沒草吃了!
聽說北極都30度,北極熊都熱到去游水…
看美國英國新聞都在怪強國生產力太強,廠都噴出廢氣,污染了我們的地球。
我只覺得地球大家都有份,應該大家一起救,不是你推我推都是大陸錯!

地球與火星之間

我當過倫敦台灣麵店的伙計。
早上11點去開舖做到晚上10:30,沖茶膽、煮珍珠、拖地、洗碟..點菜、落單、給客人罵英文不夠女皇化、被大陸客人稱呼為“服務員!”,端菜出菜慢給客人呼喝、東西貴給台灣學生罵…
我幹嘛要給你未畢業黃毛丫頭罵啊你!台灣學生說你們賣的都是路邊攤的事物,可是價錢很貴啊喂!
我通常都不理睬,可是就是會有客人刁難你,逼你答,我就理直氣壯的說:“那你們要吃快點了,因為旅行社快要關門囉。”
他們轉數比較慢:“我們沒有要去旅行社啊。”
我幽默的大聲說:“要啊,你們不是要回台灣吃平的路邊攤嗎?快點去嘛!要平?回家吧!人家把你家鄉正港台南風味空運直達英倫原裝奉上,運費不貴嗎?工人廚子薪水不用發嗎?燈油火蠟免費的嗎?不想化錢就回家吃泡麵嘛!“

那個老闆娘還一直要我幫她做網站的東西、餐牌平面設計排位、打中文台灣句子,還要被一直埋怨“怎麼你的中文這麽差?”
“拜託了好嗎?你還好意思說我?認識你之前我只會說英文、粵語及廣東話,是你在英國住了28年但簡單英文還都不會說!只是強逼別人去學你的語言來遷就你!”

跟她做朋友應該一開始就是錯的。
她們一開始就以為我要來投靠他們…
是姑姐看穿後告訴我的。
“不是吧?”
她都不知怎麼跟她家裡說的,她帶我回鄉探親時,她娘家每個人都看我是個鬼物,然後又問我是否會幫她搞餐廳?回英是否住在她家。
我都笑笑口當答了。要我怎麼解釋啊?本人十一歲就來讀寄宿學校了,媽媽外公嫲嫲都有物業在倫敦市中心,我根本對倫敦十分熟念,完全不會迷路不特止,還知道很多平常人不知道的店舖。

但她的倫敦我的確又是沒有見識過!她常常急急的跟我說:”我讀SOAS的時候都去名店買衣服都是爸爸的卡任刷!“
這叫跟我一樣嗎?我心想…
我沒有穿名牌的習慣呢,我這麼胖,怎麼穿得下啊?

以前她會寫電郵給我,但我一直都看不懂,她那些英文…全部都是字母,可是串起來我就是看不明,每次都要我姑姐幫忙解話。姑姐說老闆娘用的是中文英文…什麼?唉算了,反正我都看不懂,錯的英文我不要學,她應該改正嘛!

做了她的朋友後,真是活受罪!救命呀!
她電話都是一直打到你接為止,即使我人在香港,她也是分分鐘需要你。正式奪命追魂CALL.
如果你厭棄她煩,你就死了,電話你不接,她人會飛來找你。
她應該是有精神病。
而且肯定佔有慾特強!她的佔有慾是全面性的,無論是你怎麼跟她說你週末沒有空,她都聽不到,自己一直應為我是第一次來倫敦,人生路不熟,熱情如火的一直約會我週末去玩,但她懂的地方都不是我會去的地方,都是COSTA NERO CAFE…
我最初坦白跟她說我沒有去這些地方喝咖啡的習慣。
然後最頂不順的就是她管制我交朋友。她的理論是:我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你亂跟店裡的客人做朋友,他們會從你那裡問我的事情,所以你跟我做朋友就不可以跟他們其他人做朋友!
她巴辣刁蠻、自我中心、自以為是、自己以為是大美人…橫蠻無理我都忍,因為我躲不起來。她都知道怎麼找到我,要怎麼辦我才會出來…
直至後來,她說要礦大麵包店,我們入估給她開新店..
多個月來的廣告費,排版,平面設計圖,全部我包辦,錢也追不回來啦當然!
八月尾開張,三月倒閉…然後夠膽來跟我說蝕晒!
分明就是騙我嘛!
她老公,即人稱呼老闆其實是個老實生意人,只是她,她貪心。

其實我們兩人的距離根本就是地球與火星之間的光年。

怎麼你好像沒事

禮拜天,老朋友從香港打來閒談。
這位老友是經我嫲嫲介紹認識的。
她從小就跟她的外婆、爺爺、很親。
我也認識她的外婆,她的外婆是中國第一美女演員陳雲裳。
我們很喜歡一起陪著她的外婆。
不久之前她最親愛的外婆去世了。
一定很傷心。
事隔一年,我們今天一起過了一個禮拜天。

我跟她算是很要好的世交。沒理由人家開個人畫展邀請我,我不去的嘛。
可是我真的不便坐飛機,唯有老實說明我生病了。

不過今天她很擔心的問我:“你,這個病,不是已經很嚴重了嗎?為何我總是看見你每天都在玩,都在遊玩,忙都在忙著玩,你不是應該在養病的嗎?”

唔,我也忘記了我健康有事,的確又是一種大病吧,也算嚴重吧?但我又確實每天都感到充滿活力啊,又真的是很喜歡每天採著滑板車都去公園玩啊。我很享受衝斜坡時那種刺激啊。每天下午黃昏時,採著推著滑板車從公園回家的路途上,每樣事物都染了個金邊,閃閃的吹促著我們回家吃飯,感覺像回到8歲時。好開心啊。
其實我覺得只是體內生了幾粒青春痘,現在發炎而已。然後就很積極的面對囉。

她聽後,就下了結論:啊,原來是心境的幫助。

然後我就突然對她說:其實你開畫展我很想很想來支持的。對不起啊,我去年沒有來,今年又這樣。
她說因為是第二次,媽媽不來了,希望有人會去,我就說現在幫你做點promotion吧。

她叫邱詠嘉,是已故邱德根及醫學家湯于翰的孫女。
她八月開個展啦喂!你們替我去吧。

都同水有關

雪糕威化餅
以前住在香港的唐樓,冬天冷得頭都痛!帶著冷帽睡覺。
牆身一直滲水,不用等到回南天牆身都發晒霉!
每當炎夏暴雨的颱風季節,我總是都在擔心整棟公寓會溶解丟!
滲水讓我想起雪糕上插著那塊脆弱的威化餅!我一直忍到搬來英國。

先讓我交代一下“早年的奮鬥史”
來了倫敦已經差不多9年了,搬了7次屋。
最初未買到房子時,在服務式公寓住了7個月。
後來找到房子了,就回港安排航運,可是當傢俱到達時,才發覺沙化穿不過大門、書桌也進不去,因為門框很狹窄,即使能穿過門框,也無法再前進,因為門口後能轉灣的空間近乎零,零空間後轉角才到長廊,正確應該說是狹窄的長廊。
這是我倫敦第一個自己的家。
我叫她柔柔,因為我為她刷上灰綠色,午後客廳陽光特別柔和,令我想起法國。
我那時比較窮,要做很多份工來幫補生計。
曾經我把整個客飯廳鋪滿迷李杯子蛋糕、由廚房鋪到出廳,一個人做三日三夜,50個raspberry & chocolate、50個chocolate、50個 Dark Chocolate Mint,50個 Orange chocolate,50個Strawberry Vanilla,50個Coffee….全部300個,一個人在家做好。
然後送貨前2小時才pipe上我自己發明的純天然有機cream frosting。總之就是市面上絕對沒有的。
476742_10150837038499224_1240170772_o
基本上我賣的 cupcakes (杯子蛋糕)就是全部材料都是100% Organic,它很小、一口就吃完、而且樣子非常漂亮。本來以為都會是兒童派對,可是一開始就是老太太什麼慈善早茶會,還跟我簽了一年合約啊!
我當時做蛋糕都是全人手、然後自己採單車送貨。
客人都叫我請人送,但我就是不放心。

水管污染
後來政府要加税,只好離開柔柔搬到鬧市中的小街,然後沒有再做杯子蛋糕了。
但可能是鬧市中隱藏著無形的推動力,把我的事業推上高峰。
一搬好家就5份工全部開衡TURBO猛做!
一年後…因為嘈音問題,神經緊張,搬了去山谷中的山卡啦。
非常喜歡,真的真的很開心,可是尾段水有問題,所有喉出的水都是綠色的。我查完又請教過當地衛生處,唉,是水管污染重銅,這綠色的水就是含有致癌毒性的銅綠。
業主死也不肯修理,還要請律師才拿回按金啊!
有毒!會致癌。要立刻離開!呢!我家陳咪生緊癌囉!

滴滴仔
於是又搬去那個最初的服務式公寓暫住,可是它已經舊了,水壓去不到六樓的花灑,怎麼搞都無辦法,喂!我要淋個痛痛快快的浴啊!

豪華室內水舞間
於是就匆匆忙忙的找了一間其實不太合適、而且風水很差、殺氣太大的公寓….
終於病魔來了!
最初還不知死,還想住下去,但它一直在漏水。
整片牆都是水印!哎唷我的媽呀!整幅牆都是一條一條發了霉的水印啊喂!

慘過制水慘過木屋區
然後就是今次這間 Penthouse…平嘢無好係真嘅?
千萬不要住頂樓!日頭曬死、夏天就熱死!冬天就冷死!刮大風時你最危險!去年某夜、風大得像我們的8號,整夜屋頂呯呯怦怦、不時看到窗外有大塊東西飛過!
半夜棒!一聲,吹了隻死老鼠來。重重的撞在角樓的玻璃窗上,哎唷呀咦呀呀!死老鼠啊!
這個還未夠驚嚇。

還有大黃蜂竇藏在假牆的背後,黃蜂軍隊近天亮時段就從不知那個洞飛進來,嚇得我每個清晨從床上彈起拿著床頭預備好的殺他死,死命的噴噴噴著逃跑!每早都搞到滿頭大汗、驚嚇指數超標!荒山野嶺嗎?

然後就是水壓問題,花灑無水!五個浴室,只能用兩個。這個業主發神經的嗎?
最慘就是原來如果開冷氣就會無水,要洗澡有水就不可以開冷氣!
這個業主是不是痴筋的?
算了,聽說癌細胞最怕熱的,我就利用這裡自今年五月開始的漫長室內恆溫38度來焗死熱死它吧!

等等,今早一拉開窗簾就發現一隻可憐的鴿子倒吊的插在防護網中,我立刻打電話給業主…無反應。
打給管理員,她說等禮拜一,我急著說生命啊,不能等了啊,鴿子會死的,他們說又不是人。
我…無話好說,只能為鴿子祈禱,讓牠快點熱暈然後快點無痛的極速死去。
可是最後我還是心裏萬般苦澀地默默的看著鴿子在半空倒吊著,極力為生命而掙扎了5小時,最後…死了。
然後蒼蠅連群結黨的飛來了,直至鴿子整隻都厚厚的覆蓋著一層黑嬤嬤動來動去的蒼蠅。
極度嘔心!
都不怕 H5N1嗎?
我拍了照,傳了過去給業主管理員他們看,他們都說既然都死了,就等禮拜一啦。


喂喂!今天34度C啊,鴿子動物屍體在這麼熱的天氣下會積極腐化的啊!我都不用開窗了嗎?
還有一個禮拜我才搬家啊!喂啊呀!現在天天32-36C, 冷氣開了我沒水用,窗戶現在又不能打開,你是不是要玩死我啊?

啊對了,我本來想說的是我下禮拜搬遷啊。
希望這是間好屋,不用我投訴不用我擔心,讓我每晚好睡!